一亩三分地论坛

 找回密码
 获取更多干货,去instant注册!

扫码关注一亩三分地公众号
查看: 762|回复: 6
收起左侧

[吐槽] 转此篇-以此激励像楼主一样目前都是拒信的同学们

[复制链接] |试试Instant~ |关注本帖
happyjie1989 发表于 2014-3-3 17:3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一亩三分地论坛,查看更多干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获取更多干货,去instant注册!

x
Applied: harvard, Yale, Princeton, Berkeley, Columbia, Cornell, MIT, Michigan, Oxford
Denied: Princeton, MIT, Columbia, Yale, Michigan, Cornell, Berkeley
In: Harvard (with Full Fellowship), Oxford (with Clarendon Full Scholarship)
Going: Not sure but either way is fine
-google 1point3acres
背景

本科新闻学:国内2流院校,GPA3.8
第一个研究生传播学:英国Top4院校,GPA3.5,论文居然是3.3,硬伤,我觉得写的很好,可是老师不认可. Waral 鍗氬鏈夋洿澶氭枃绔,
第二个研究生政治学:美国US News Top5院校,GPA 3.7,并在美国Top 3的area studies journal上(peer-reviewed)把硕士论文成功发表(accepted for publication with minor review required in Feb 2013 – Resubmitted and Finally Accepted at March 2013)

TOEFL: 117
GRE: V 161, Q 160, AW 4;7年前aw我考了5.5,难道写作真的会退步…….
背景无任何Quant,纯qualitative

工作经验丰富,英国毕业后在BBC工作实习,然后去香港工作了几年,传媒经验丰富,之后再去美国读的第二个硕士

讲讲我的坎坷申请路吧,拿到哈佛/牛津录取让我的学术梦想成真,但之前付出的努力和体验的绝望只有自己最清楚。. From 1point 3acres bbs

英国的雨


我从小就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特别偏科,因为只喜欢英语,其他科目什么都不想学,所以高考成绩很一般,父母说,只学英语太单薄,应该学个稍微好就业的学科,所以我就选择了新闻。在大学期间更是卧薪尝胆,一心想上个名校,努力学习,努力采访写稿子,目标自然是想去个美国TOP10,但是心里觉得麻烦,有点抵触GRE,英国这家名校就随即映入了我的眼帘,我想本来就是学新闻的,继续学传媒很对路,所以就申了。因为对牛津和剑桥的憧憬,就顺带申请了两校的经济学硕士,现在看来这就是飞蛾扑火,那时的自己真的很幼稚,没有相关背景,肯定是很难去的,结果确实也悲剧了。

在伦敦的这一年,从适应到接受挑战,短短1年的硕士课程是完全不够用的,也许我在语言上还有点天分吧,对这个干瘪且枯燥的社会学分支学科用尽了全力(只有political communication可以和政治学挂上钩),取得了一个还可以的成绩,只可惜硕士论文折戟,这可能也是我之后立刻申请了美国Top 10 社会学博士全部悲剧的原因吧,因为录取从不相信眼泪。而且当时听教授说,美国学术领域比较看低传媒学的研究,甚至在地位本身就很低的社会学领域,传媒学这个分支的也很受歧视,可能是因为传媒学缺乏一只强劲的理论主线支持,大多都是借用社会学与其他学科的学术理论进行修改与套用吧。-google 1point3acres
. 1point 3acres 璁哄潧
毕业后,我在BBC工作实习,当时真的非常自豪,BBC大楼里面,到处都是历史名人表示如何如何敬仰BBC World Service的图片语录,让人在里面工作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在这里的实习与工作,我学到了很多与人沟通的技巧,玩遍了整个英国和西欧,对在异乡生活有一种独特的情感,从伦敦到曼彻斯特,从伯明翰到爱丁堡,从牛津剑桥的优雅到舍德兰群岛的夜不闭户,我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总是下雨的乡村小国,充满了小资情调和一丝忧郁。整个西欧也非常别致与优雅,每个国家都是那么不同,从最迷人的威尼斯到纤细的巴黎,从梵高的阿姆斯特丹到深沉的柏林,真是不虚此生。

曾经有一个朋友说,他总是在梦里回到剑桥,回到他的母校,走走那段小桥,听听康河的泛舟,从此再也不愿离开那个校园。美国名校校园我也都去过了,没有一家比得上剑桥的美,徐志摩果然是个聪明的读书人啊。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心中那种崇美情节总是驱使我们前往这个世界最发达的国家去看一看,我不过也是这茫茫人海中的一枚。

香港的炙

于是,鼓足勇气,考了一个还不错的GRE分数,我开始了申请之路,二个英国顶级传媒学教授的推荐信加上我BBC Mentor的推荐(他是USC的博士)让我莫名地充满信心,觉得自己可以进哈佛、耶鲁、哥大、斯坦福、宾大和其他一流学校读社会学博士,并且辞掉工作回到了国内,因为我太自信也太想家了吧。但是3月中我才意识到,自己输了,因为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grad café, gter, 看不到2月中就满脸喜悦的人群,一直到3月中接到拒信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学社会学博士的梦想破灭了。
.鏈枃鍘熷垱鑷1point3acres璁哄潧
经过痛苦的挣扎和数月的寻觅,我在香港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继续做传媒,这符合我的专业,于是我放弃了读博士的念头,全心地投入工作与挣钱的轨迹中,并且试着体会这个英属殖民地能带给我的一切。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喜欢这个城市:它冬天很冷没有暖气,夏天很热并且极为潮湿,拥挤狭小但是它的郊区与市外海滩是异常的宁静与美丽,我开始体会它的便利与健全。我不喜欢香港人的高傲,觉得自己什么都比内地人强,但是港人工作认真的态度和一丝不苟的精神确实值得学习。这几年,我看到了人情冷暖与世态炎凉,体会到了异常的孤独与辛酸,为了钱而活着的日子很累,但是每个身边的人似乎也都是如此。有时候我们可能过于美化名校和读博士的过程了,从不去想这6-7年付出的艰辛,和之后在非常tough的文科就业市场的拼搏,近百个Top10博士(Top10)每年争夺Top30-50学校放出的15-20个职位,大多数即使读了博士的人,也不能走上Academia这条路,这个无比真实的情况,可能很多人都不愿意想,甚至选择不去相信。
. Waral 鍗氬鏈夋洿澶氭枃绔,
面对工作的重复与无味,我决定寻找新的挑战,一种新的视野,这促使了我第二次选择读书深造,我想读个美国前10的PhD,政治学,因为工作的内容很多都涉及对中国政体的报道与分析,所以我觉得这个学科比社会学实际很多,也更有意义。但是我也清楚,这么多年离开校园,能进一个Top Program的机会基本为零,所以我决定先到美国Top5读一个硕士(以US News为依据的排名),从长计议。那时我也只申请了5所TOP5相关的硕士,拿到了2个,最后去的,还有8000美金的奖学金,于是我就开始了这次美国之旅。

自由美国
. Waral 鍗氬鏈夋洿澶氭枃绔,
Home of the Brave, Land of the Free. 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度,很多人来到这里选择不回国并不是因为这里有中国提供不了的物质条件;是的,这里的天更蓝,空气更好,但是我觉得更多的人找到的是内心的自由和平静;自由本身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但是在美国,在异乡,你不用和身边和国内的同学、同事比,不用去考虑太多家人的想法,没有人在乎你是谁,没有人关心你到底是如何选择度过自己生活的,你可以尽情用自己的方式度过自己的生活。

在美国名校的学习对我这个工作了很多年又重回校园的人,无疑是一种挑战,图书馆从开学第一天就24小时开放,学生刻苦努力,教授耐心指导,让我充分感觉到了美国名校的魅力。不难发现,很多来这里读硕士的美国学生都是希望借着学校的名气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想继续读博士的人也很多;中国学生很多都很年轻,基本就是三所学校的毕业生,清华北大复旦,他们似乎不清楚自己此生到底想做什么,有些迷茫,又有点沉迷于校园的安逸,那么,就读个PhD吧!

当时我觉得,申请博士最重要的砝码除了优异的GPA,还有老师的推荐信,这点也在日后被证明。美国人更信任自己人,美国教授的推荐信比国内教授有分量很多,所以在美国读一个MA/MSc再去申请PhD会给你增加不少筹码。但是,这都需要建立在你课上主动发言,课后认真写paper,有创意地完成这些paper的基础上,并且在教授一周仅有的2小时office hour里主动出击,多接触,多问问题,不需要问的很高深,哪怕让他告诉你paper怎么写会更好都行,这些都会令他记住你。与教授硬套关系,还包括过年过节他生日时送件小礼物,出去玩在当地邮局给他几张明信片,最后我和我论文导师(中国研究方向的元老级教授)熟悉到什么程度:经常一起从他办公室走到教室,路漫漫但有说有笑,还一起坐地铁回家什么的,因为我的争取,下学期还成了他大课的助教之一,帮忙改作业,赚了几千美金贴补家用。另外两个研究日本的教授后来也成了我的推荐人,他们在领域内德高望重,年龄都有70多了,很多博士弟子都在哈佛、耶鲁、MIT做到了研究生院级别的行政管理工作,也许这些都对我日后的申请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助推,因为我们始终不知道谁的学生在招生委员会里。. from: 1point3acres.com/bbs

苦尽甘来,我的毕业论文经过教授指点顺利取得了A,他还推荐我将其在北美Top 3 的area studies期刊上发表,经过半年筹措与反复修改,终于如愿以偿,这给我日后的申请增加了砝码。毕业后,我选择好好放松一下,好好看看和体会这个伟大的国家,从纽约到洛杉矶,从波士顿到旧金山,从迈阿密到阿拉斯加,从大峡谷到芝加哥,从沙漠的最深处到夏威夷的碧海蓝天,倾心地享受这种无拘无束和自由自在,深夜中在夏威夷大岛看活火山喷发,如同看到了世界末日,在阿拉斯加乘直升飞机在雪山中穿梭最终站到冰山上那一刻让我永生难忘,夏威夷与海豚共游,沙漠中看黄沙漫天……酣畅淋漓。

再次起航

可能大家从我的背景与经历中,已经能看到我会怎么准备这次博士的申请材料了吧,我按照老师的要求,写了一篇没有任何个人色彩的纯research proposal作为PS, 非常积极地和系里中国与日本研究的老学者沟通,要到有力的推荐信,然后就是用自己的硬件成绩加正待发表的paper作为writing sample一家一家申请。我觉得整个过程最难受的不是申请本身,而是把材料递上去后那漫漫无尽的等待。

我11月15日提交的申请,之前与之后没有陶瓷。很多人对是否陶瓷有所争论,我的导师也让我暑假和想去学校的老师进行一下沟通,这样我材料提交上去,他们才有可能会拿过来看一看,我问他,那些教授不会觉得很烦吗?导师笑道,well, it is not an insult.

但是我整个暑假都忙于发表自己的MA毕业论文,反复修改,直到被接受,虽然在申请时我的文章还没被发表,但是我都写的是accepted for publication with minor revision required,我想这也让评审委员会对我有了比较积极的看法,直到3月中,申请基本都落定了,杂志才正式发表我的文章,想来,如果可以提前半年完成这件事,说不定我会得到更多的Offer。就在这个过程中,我忙的不亦乐乎,根本忘了陶瓷,因为我是个学术很专注的人,没有为了和教授陶瓷而陶瓷,没有试图去迎合他们的研究兴趣。我学习不错,但不是那种顶尖学生;我是真心地喜欢做研究,我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学者,而我需要一个世界一流的平台来挖掘我的潜力。

万事开头难,进入2月,铺天盖地的拒信接连而至,以至于我都失去了走学术这条路的信心了,Chicago, Columbia, Princeton, MIT, Yale, Michigan, Cornell一封一封砸得我心灰意冷,我的Alma Mater都把我拒绝了,让我何言以对。我觉得和我研究兴趣很合的,Columbia/Michigan/Berkeley居然都没有手下留情,我都不知道fit到底是不是重要了,我甚至担心老师给我写的推荐信是不是太中肯了,甚至是neutral的,这样我肯定就全部悲剧了,灰暗的二月!

三月,毕生的梦想终于实现,哈佛给我了最后的机会,Professor Perry, Professor Johnston, Professor Pharr, thank you all! 我不知道什么魔法帮助我实现了这个梦想,但是我觉得哈佛是和我研究兴趣最最匹配的学校,也许这是这所综合排名与专业排名第一的学校,给我最后的机会的原因吧。三月中下,另外一个惊喜随期而至,牛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系博士将我录取,系里提名的Clarendon三年全奖也如期而至。在咨询了我在美国三位大牛教授的意见后,他们三人中有两人都支持我去Oxford,只有一位觉得如果我想回美国教书的话,Harvard可能更适合。我特别喜欢一个教授的简短而有力的回复,他毕业于Princeton:Dear XX, I would jump at the chance to go to Oxford! Go for it! (Wish I had gone there).

这两个月我总是睡不好,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准备多赚点钱,实现没有财务压力的退休生活,我想50岁退休,然后去想去的地方,比如大理,比如丽江,过一种自己希望的闲适生活。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个终极问题,相信每个人都有隐约的答案,却又很难说清楚。现在想想看,那些在各个人生阶段取得成功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把这两个问题想清楚的人。我有时总想,都三十岁的人了,我继续去读这个博士,是为了什么呢?用我事业最上升的十年换取一个Dr Title和漫无天日的图书馆之旅吗?什么才能让你得到由衷的快乐,学习、校园、图书馆、然后读完书找教职的压力,随后可能痛苦的发paper评职称之旅能吗?如果你十分确定,恭喜你,这可能是很适合你的一条路,如果不是,do everything before you consider a PhD.

引用我最喜欢的历史书《明朝那些事》的大结局来结束我这篇冗文吧,希望它对大家的申请有所帮助:. 1point3acres.com/bbs

我要告诉你,所谓千秋霸业,万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粪土。先变成粪,再变成土。现在你不明白,将来你会明白,将来不明白,就再等将来,如果一辈子都不明白,也行。而最后讲述的这件东西,它超越上述的一切,至少在我看来…

徐宏祖不想考试,不想出人头地,不想青史留名,他只想玩。按史籍说,是从小就玩,且玩得比较狠,比较特别,不扔沙包,不滚铁环,只是四处瞎转悠,遇到山就爬,遇到河就下,人极小,胆子极大。此外,他极其讨厌考试,长大后,让他去考科举,死都不去。该情节,放在现在,大致相当于抗拒高考。这号人,当年跟今天的下场,估计是差不多,被拉回家打一半死不活,绝无幸免。然而徐宏祖的父母没有打他,非但没有打他,还告诉他,你要想玩,就玩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行。所以在出发前,徐宏祖总是很犹豫,然而他的母亲找到他,对他说了这样一番话:“男儿志在四方,当往天地间一展胸怀!”就这样,徐宏祖开始了他伟大的历程。他就是我们后来常说的徐霞客。. Waral 鍗氬鏈夋洿澶氭枃绔,

是的,这就是我想说的,这就是我想通过徐霞客所表达的,足以藐视所有王侯将相,最完美的结束语:成功只有一个——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1point3acres缃

楼主看到文章的原地址:http://bbs.gter.net/thread-1531519-1-5.html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sy10017667 发表于 2014-3-3 20: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长不读了。。有点折腾。. Waral 鍗氬鏈夋洿澶氭枃绔,

但是能折腾的人即使运气不好,做出几次看起来不那么正确的选择。还是会到达想到的地方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caidandy 发表于 2014-3-3 21: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这么牛逼的硬件,把我们都打击死了,别说激励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alo 发表于 2014-3-3 21: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学科竞争其实更激烈,因为美国人文科读出来找不到工作都去读graduate schoolle. 鐣欏鐢宠璁哄潧-涓浜╀笁鍒嗗湴
工科毕业后都去工作了,谁还继续读graduate school(除了对学术感兴趣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alo 发表于 2014-3-3 21: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都算长,你让近千字讲算法收敛性的论文情何以堪.. 鐗涗汉浜戦泦,涓浜╀笁鍒嗗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Poalo 发表于 2014-3-3 21: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研究生是哥伦比亚的吧!母校拒人很正常,因为避免学术近亲繁殖。
另外,文科专业很难量化比较.比如有bbc工作经验的中国人和获得白宫奖学金的中国人,对方可能更倾向于选白宫奖学金获得者.因为白宫奖学金获得者更稀有. From 1point 3acres bbs
http://whca.net/scholarships.ht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happyjie1989 发表于 2014-3-3 23: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caidandy 发表于 2014-3-3 21:08 .1point3acres缃
楼主这么牛逼的硬件,把我们都打击死了,别说激励了,呵呵

我想大家误会了,我是转的,因为我现在只有拒信有点灰心,看到此文感觉有些受鼓舞,所以转到这里希望和我一样拿拒信的不要灰心。我是工科的,目前收到了berkeley等的拒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请点这里访问我们的新网站:一亩三分地Instant.

Instant搜索更强大,不扣积分,内容组织的更好更整洁!目前仍在beta版本,努力完善中!反馈请点这里

关闭

一亩三分地推荐上一条 /5 下一条

手机版|小黑屋|一亩三分地论坛声明 ( 沪ICP备11015994号 )

custom counter

GMT+8, 2016-12-5 06:3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By HUX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