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亩三分地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BBS
指尖新闻
Offer多多
Salarytics
Learn
Who's Hiring?
疫情动态
Instant
客户端
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公众号
留学申请公众号
扫码关注留学申请公众号
Youtube频道
留学博客
关于我们
查看: 9425|回复: 73
收起左侧

[安全、法律] 【DHL电话诈骗】豪华高清威力加强版

    [复制链接] |试试Instant~
我的人缘0

分享帖子到朋友圈
cs900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楼: 👍   100% (15)
 
 
0% (0)   👎
全局: 👍   98% (640)
 
 
1% (12)    👎

注册一亩三分地论坛,查看更多干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号

x
本帖最后由 cs900601 于 2020-3-28 03:23 编辑

1.png

大家好,我上上上周二(Unix时间戳大概为 1583859600 的时候)遭遇了一次DHL电话诈骗。
被骗过程始于因为起晚了赶急急忙忙往公司上班在停车场中接到电话。
被骗过程终结于在被骗入局与骗子聊了两小时、在“警用LetsTalk”中的【保密协议】上签字时发现了一处字体的异样。
此篇帖子系根据回忆而成。因为时隔已有近三周,所以有些记忆已经模糊。

像这样的DHL诈骗,地里有多名同学报出过同样或者类似的案例了,比如:

那我这一篇的话,目的就是详细地讲一下我所经历的版本,娱楽一下大家 (:

以下是对战开局时双方的状况:
骗子公司:以某种方式事先知道了我的名字与电话号码
我:没接过此类电话,且当时急着上班,怕去晚了有负罪感;前几天正好在地里发了个令到心里有点波动的帖子,总体来说处于相对脆弱的时刻。

正片开始,即将展开原本想省略的一万字

(3月10日、10:06 AM)

  • 【第一幕:被“退回DHL的非法包裹”】


(公司门外)
2.png

手上拿着一堆东西、背着包、刚要进公司的门时,接到了 (800)225-1423 打来的电话。
3.jpg

电话一接通,便是标准的机器音普通话,“这里是D.H.L.客户服务中心,您有一份未领取的包裹,如需人工服务,请按❶”之类的。
若是第一回遇到这类电话,多半是一看就觉得是骚扰电话。
但是这已经是几周内第三次打过来了,说不定是真的呢?于是就按了❶。电话的那头就开始说了。【现在回想,这就是骗子集团锲而不舍地向一个人不停地打多次电话的原因——没准一次会被以为是骚扰电话,但是打多了便信以为真了!】
电话那边是一个有点像ABC的口音:“您好,请问你是$LastName $FirstName,电话号码是$MobileNumber对吗?我们这里是洛杉矶DHL客户服务中心,有一份以你的名字寄往中国的包裹从我们中心寄出,被广东海关退回到我们这里了。我们需要您来处理一下这份包裹。我们之前曾经尝试联系过你,但是一直没有联系到。现在这份包裹必须要引起你的注意。“【现在回想,能说出“曾经联系过”,说明他们着实会追踪与每个潜在受害者联系的状况,并不是只打一次电话就完了】
我:“我不记得寄过什么包裹。什么时候的?”

电话那边:“有一份包裹于3月2日在我们洛杉矶DHL快递中心寄出,但是被中国海关退回。$LastName先生,这份包裹是中国海关退回给我们的,所以需要引起你的注意。”【开始逐步出招,暗示事态的“严重性”】
我:“是什么东西,为何会被海关退回?”
电话那边:“请你记录一下,有一份包裹于3月2日从我们洛杉矶DHL客户中心寄出,后来被退回,内容物是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这件事因为是海关通知我们的,所以需要引起你的重视。“【对方会重复这一段话,给人以一种照流程办事,且流程就该是这样的错觉。然而如论坛中其它朋友所说,在此时问一下Tracking Number就可以破解了。】
我:“我这几天一直没有去过洛杉矶,怎么会有包裹以我的名字寄出?”
电话那边:“是这样的,$LastName先生,在我们DHL邮寄国际包裹,是需要本人的有效身份证件寄出的。不知您是否曾经有委托任何其它人邮寄国际包裹?“
我:“没有啊,这可能是别人盗用了吧。不过我最近几个月确实有在网上进行实名认证时上传过本人的护照等证件,可能是由那些个渠道泄露的吧。你们帮我处理一下不就好了?”【我的失误:以为确实是一起身份盗用案件,而且信任他们能够帮我解决此事,而且他们还成功地让我相信他们站在我这一边了】
电话那边:“嗯好的,我问一下我的Manager,这可能是一起盗用他人身份寄送国际包裹的案件。但是他们是用你的真实身份信息寄出的,现在这份包裹就算在你的名下。既然现在,您的身份证件有可能已经泄漏,我就向我的Manager反映一下,帮你解决这件事。”
我:“好。”
(等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 1point3acres
电话那边:“您好,$LastName先生,我问了一下我的经理,这件包裹引起海关注意的原因,是因为包裹里包含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根据中国海关的规定,邮寄未经申报的银行卡是违法行为,而由于包裹是在你的名,但由于您之前告知我们的情况,我们知道这是由于他人盗用您的身份信息所致,这件事与您无关,但是因为银行卡这种东西的属性,海关对此事还是相当重视的。所以,我们可以协助你还是需要向海关澄清一下。”【$LastName是我的姓】【开始下第一个套:“银行卡”会带来麻烦,具体为何尚未言明,但已足够让我相信自己已经成了被害者】
我:“这么严重吗?那你们就请帮我调查一下吧。”
电话那边:“好的,$LastName先生,我们确实是对这种被海关通知的情况也是比较重视的。我们与国内警方也长期有联系,也有保持一条申诉管道。我们可以协助警方帮你报案,但需要您将情况向他们再说明一下,自己进行申诉。请问你有没有纸笔,记下我这里的信息,用于申诉之用。”【刻意用“管道”“纸笔”这种不是非常常见的词汇与后文的其它演员营造说话方式的区别】【要被害人自己再将经历一次自己的情况说一遍的灵魂拷问式的过程,占满精神上的带宽】
我:“好,请等我一下。”-baidu 1point3acres
(公司的Lobby内,很局促地坐在茶几边上的一个凳子上,前台时不时有人经过,背景中有人员出入聊天的嘈杂声,令人难以安心)
电话那边:“好了是吗?那好的,$LastName先生,我现在将这件事情重新告知你一遍。请你先记一下:我们的单位是:洛杉矶、DHL、客户中心——”
我:“记好了。”
电话那边:“我的名字是、木子李、文章的文、杰出的杰、李文杰、工号:五幺六九——”
我:“记好了。”
“李文杰”:“海关的公文编号是:零、零、八、九、六、三、008963——”
我:“记好了。”
“李文杰”:“有一封于3月2日寄出,随后由广东海关退回到我们客户中心的包裹。包裹内容物是、六张未经审报的银行卡——”
我:“记好了。"
“李文杰”:“那件包裹的收件地址是:广东省、广州市 、越秀区、教育路、59号。收件人、三横王、北京的京、王京——”
我:“记好了。”
“李文杰”:“我们会帮你开具一份报案证明单、请广东省公安厅调查、回复至广东省海关大楼——”
我:“记好了。”
“李文杰”:“那你可以将刚才的信息重复一遍吗?我需要确保你一会将事情转述给公安厅时能转述无误。”【给被害者一个需要相当精力完成的复述任务、消耗被害人的精神力】
我:“好。我接收到洛杉矶DHL客户服务中心的李文杰工号5169的通知于2020年3月2日有一封用我的身份信息所寄出的内容包括六张未经审报的银行卡的信件由广东海关退回收件地址是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教育路59号收件人为王京我们怀疑此非法包裹系本人身份证件被盗用所寄出现在请求广东省公安厅协助调查此事”
电话那边:“好的。那我现在就帮你转接广东省公安厅。”
电话那边转入了忙音,数十秒后,“警员”登场。


  • 【第二幕:“广东省公安厅”的“电话笔录”】

4.png

. From 1point 3acres bbs
(还是同一个地方,电话“转接”完成)【注音符號注意】
“警员”:“您好,我这里是广东省公安厅。”
我:“广东省公安厅您好,是这样的,我这边收到一间快递公司的通知,说有一份用我的名字从海外寄出的非法包裹寄至广州,因为其中有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所以被海关退回。此非法包裹并非由我本人寄出,我们怀疑可能是有人盗用了我的身份证件。我们想请求广东省公安厅协助调查这一案件。”
“警员”:“好的,我大概知道了。那请你先记录一下我的信息,一会我们会以个人身份被盗的理由进行报案。对了,这个是转接的电话。我们一会用公安厅的电话打过去。你现在手边有没有电脑或者手机?你去网上搜一下‘广东省公安厅’,看看电话是多少?”
(翻找出电脑来,等待开机,开浏览器,登陆真正的广东省公安厅网站,看到了电话。)
我:“020-83832980”?
“警员”:“对。你再看地址,是不是,黄华路97号?”
我:“是。”
“警员”:那好,你等一下,我用我们这边的电话给你打过去。

gdga.jpg


(过了一分钟不到,果然有个从020-83832980打来的电话。)

“警员”:“你好,你就是那位刚才要报案的群众是不是?”
我:“是。”
“警员”:“好,这里是广东省公安厅,我是公安厅的警员。你刚才说找我们报案,报案之前需要进行一些登记,也需要你记录一下。你有没有纸笔?”
我:“有,准备好了。”
“警员”:“好。我先开始说我的信息。我的信息是这样的:我的名字是ㄌㄧㄤˊ、ㄧㄢˋ、ㄑㄧˊ;ㄌㄧㄤˊ,就是姓梁的梁,ㄧㄢˋ就是——”
我:“请问是ㄧㄢˋ还是ㄧㄝˋ?”
“梁警员”:“ㄧㄢˋ!就是颜色的颜少掉半边——”
我:“哦,ㄧㄝˋ么,页数的页?梁页——”-baidu 1point3acres
“梁警员”:“不对,是ㄧㄢˋ,不是ㄧㄝˋ,是颜色的颜少掉半边——”
我:“颜色的颜少掉半边,但又是念‘ㄧㄝˋ’……”
(五、六秒的沉默,从这位“梁警员”的口音,难以分辨是ㄧㄢˋ还是ㄧㄝˋ,碰巧这“颜”字偏偏又是一边是ㄧㄢˋ一边是ㄧㄝˋ)
“梁警员”:“颜色、的、颜、少掉、半、边!——”【到这里,一直刻意地沟通不畅,进一步消耗被害人的精神力】
我:“哦哦是彦!应该是彦,这个用作人名比较合理。那ㄑㄧˊ是哪个ㄑㄧˊ?”
“梁警员”:“ㄑㄧˊ,就是ㄉㄨㄥˋ ㄨˋ 的那个 ㄌㄨˋ,再加上一个 ㄑㄧ  它的 ㄑㄧˊ ——”
(ㄌㄨˋ 是‘路’?,‘ㄑㄧˊ’是‘其’?那是‘踑’?这个字很少见啊)
我:“不好意思没听清楚是什么路?”
“梁警员”:“不是路,是ㄉㄨㄥˋ ㄨˋ 的ㄌㄨˋ 加上一个其!”
(真的是分不清是 ㄉㄨㄥˋ ㄨˋ 的 ㄌㄨˋ 还是 ㄉㄠˋ ㄌㄨˋ 的 ㄌㄨˋ)
我:“‘ㄉㄨㄥˋ ㄨˋ’的‘ㄌㄨˋ’是个什么ㄌㄨˋ?”【其实我有点慌,因为我感到这个警员有点不耐烦了,毕竟是我求他办事,又解释这么多遍都没解释清楚… 我觉得这也是消耗被害人精神力的方式】
“梁警员”:“就是ㄉㄨㄥˋ ㄨˋ 的ㄌㄨˋ !”
我:“是‘ㄉㄨㄥˋ ㄨˋ’不是‘ㄉㄠˋ ㄌㄨˋ’?动物… [牛其]?没有这个字啊… 啊动物里的鹿?那就是麒?哦你说的原来是‘动物的鹿’加上‘其’?那不就是麒麟的麒么? ”
“梁彦麒”:“嗯,梁彦麒。”【终于解释清楚了,解释个名字都这么费劲,这人可真难沟通,他又似乎不知道“麒麟”一字,再加上他的说话方式,我可能得尽量dumb it down要说的内容才能让这位梁警员记清楚了。要求被害人适配骗子的说话方式,这是再进一步消耗被害人的精神力的方式】
“梁彦麒”继续道:“我的警员编号是、零、弍、玖、六、幺、柒。好那么现在,广东省公安厅接受到了你的报案,你的报案内容是可能有人盗用了你的个人身份信息。”【重复‘广东省公安厅’这个抬头,听起来像真的一样】
我:“是。”
“梁彦麒”:“你刚才说有可能是被人盗用,你记不记得是被谁盗用?你最近有没有到网上办理一些什么服务?”
我:“最近几个月,我就在某个网站上向自己办的支付宝充值,在充值的过程中,他们要了身份证和护照的扫描件。”
“梁彦麒”:“那个网站叫什么名字?”【问很多具体的问题,分散被害人的注意力】. From 1point 3acres bbs
我:“$PointCardReloadWebsiteName,是这几个字,blah blah blah”
“梁彦麒”:“是以网上传送的方式还是个人前往柜台的方式?”
我:“网上传送。”. 1point3acres
“梁彦麒”:“还有吗?”
我:“好像没有了。”
“梁彦麒”:“好。我们公安厅分根据你所说的这两个网站展开调查,来验证是不是被其盗用了你的身份证件。根据我们的规定,报案的话通常是需要报案人亲自到公安厅来做笔录的,你知道吗?你现在人是在哪里?”
我:“要到广州?我现在人在海外,不可能很快地就到广州啊。”
“梁彦麒”:“我们公安厅的规定是要本人亲自到公安厅来做笔录的。但是你现在在海外,我可能需要去问一下我的领导,征求同意,看能不能为你做电话笔录。”【营造出需要付出很多努力的样子】
我:“好,谢谢。”
“梁彦麒”消失了几秒钟后回来了。
“梁彦麒”:“我刚才问了我们的队长,$LastName同志,你这回的案件因为违反了我国有关规定,但是你是同被害人的身份进行报案,所以我们会帮你报案,并且帮你进行调查,从而证明你与此案没有关系。你明白了么?”【开始下套:让被害人认为自己有罪,而且时不时提起前一阵子中提到的事】
我:“明白,就是说我现在是对这个包裹有责任?”
“梁彦麒”:“对,因为邮寄银行卡违反了我国海关的规定,所以我们在这里帮你调查,并且向海关解释一下,证明这个包裹不是由你寄出。我们需要报案人亲自来厅里报案,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先给你进行一个电话笔录。在电话笔录中,我会问你一些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等一下会打开录音设备,所有的声音都会进入电话录音中进行备案。你那边现在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声音?为了确保电话笔录的效果,需要你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
我:“我在我们公司的大厅里。应该可以吧。”
“梁彦麒”:“不是,在电话笔录时,我们需要排除干扰源和窃听手段,我们需要在一个安全和安静的环境下进行。你能不能找一个没有杂音的地点?”
(上楼左顾右盼寻到个没人的会议室,按了一下屏幕,定了半小时的时间)
我:“我现在换到了一个电话间,应该可以了吧。”
“梁彦麒”:“你什么?!”【似乎没有听明白“电话间”是什么,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似是真的担心被监听一样】
我:“电话间,就是能打电话的小房间,这里没人进来。”
“梁彦麒”:“你的房间能不能确保没有任何电子设备的干扰、从而确保我们不会被监听?你要知道,如果做电话笔录的过程中,有别人的声音被录进来,或者被干扰到,你这份电话笔录就没有效用,听明白了吗?”【略带训斥的语气】
我:“我没有别的房间可以用了,这个房间里面… 就只有一个屏幕而已。”
“梁彦麒”:“什么屏幕?”
我:“就是用来开视讯会议的屏幕,这个房间里电话间,打的是视频电话,所以得要有屏幕。”
“梁彦麒”:“那……(拖延了几秒,思考状)那也行吧。那好,为了确保数据的安全,我需要你关掉手机上的数据流量与Wi-Fi功能。如果因为你的房间遭受了干扰导致笔录无效,那责任就算是你的。你明白了吗?”
. 1point3acres我:“明白了,算我的。”【说的时候,还觉得自己挺有担当的】
“梁彦麒”:“那你有没有把门锁上?”
我检查看了一下电话间的门,这个门是不能反锁的。而且除了三面不透明的墙外,剩下的一面墙是完全透明的玻璃墙。如果按照保密的标准简直是没有一处能够合格的。但是我还是决定骗他说我“锁上门”了。-baidu 1point3acres
我:“我锁好门了。”
(会议室外面时不时有人走过时,都在心里默念他们不要造成什么特别大的能让电话那边的“梁彦麒”听到的声音)
“梁彦麒”:“好。那我就开始进行电话笔录。我现在打开录音设备了。接下来我们的谈话都会进入录音。这里是广东省公安厅,时间是2020年3月11日。这里是刑侦队的梁彦麒,现接到一起群众报案,案件内容是个人身份信息被盗用。请问报案人姓名?”
我:“$LastName $FirstName,具体写法就是,blah blah blah”
“梁彦麒”:“好。身份证号?”
我:“$IDNumber”【失手了,傻到把真的身份证号和护照号给他们了,不知道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来】
“梁彦麒”:“请报案人讲述报案理由?”
我:(又将之前的案件过程复述了一遍)“这边收到一间快递公司的通知,说有一份用我的名字从海外寄出的非法包裹寄至广州,因为其中有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所以被海关退回。此非法包裹并非由我本人寄出,我们怀疑可能是有人盗用了我的身份证件。我们现在觉得可能有嫌疑的是$PointCardReloadWebsiteName网站,我们想请求广东省公安厅协助调查这一案件。”
“梁彦麒”:“$PointCardReloadWebsiteName是做什么的?”
我:“是为了给我自己从海外注册的支付宝帐户充值,因为我在海外注册的时候,完成了实名验证,但是需要两张国内的银行卡才能充值,所以用了第三方网站进行充值。”【解释为什么海外不能充值,也会进一步消耗被害人的精力】
“梁彦麒”:“原因是、向支付宝…”
我:“不是支付宝本身,是那个第三方充值平台。”
“梁彦麒”:“你慢点!等我写完!”
我:“哦… 你们是用电脑打字么?”
“梁彦麒”:“哪有,我们是手写!”【又是有点责备的语气,并且显得他付出了大量努力】
我:“哦。”
(在接下来的几个问题中,重复如此过程)
“梁彦麒”:“好,我现在已经为你做完了笔录,我将会把笔录内容进行备份,并联系我们刑侦队长看此案件能不能加急处理。我现在就将电话转接给队长。”
我:“好,非常感谢。”【已经在“DHL客户服务中心”那里复述了一遍“案情”,在“梁彦麒”这里复述了两遍案情,已经很累了,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将会有转机,所以也只能坚持下去】
(“转接”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梁彦麒”:“好,我现在开始转接。喂你好是陈队吗?我是广东省公安厅的梁彦麒,我们这里接到一名群众报案,报案原因是因为有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寄到了我们广东海关,这名群众怀疑是有人盗用了他的个人信息所以亲自来报案。因为这个报案人在海外所以我为他做了一个电话笔录。现在报案人请求我们广东省公安厅来调查。哦可以的是吗?那我把这名报案人交给你。$FirstName同志你还在线上么?我现在要把电话转接给我们的刑侦队长,他会帮你开始调查的工作。”
(“梁彦麒”消失,又过了几秒钟转接到另一个人)

  • 【第三幕:“刑侦队长”开始给被害人施加负罪感】

5.png


(“刑侦队长”上线。这个人的声音,相比起“梁彦麒”,年龄大了一点,更威严,但同时也让人觉得值得信赖。)
“刑侦队长”:“你好,请问是$LastName同志吗?我是广东省公安厅的刑侦队长陈旭。我们队里的梁彦麒刚才通知了我们,说以你的名义有寄六张未经申报的银行卡到我们广东海关——”
我:“不是我寄的,是我们怀疑有人盗用了我的身份证件寄的。”
“陈旭”:“$LastName同志,请你冷静一下。你先仔细回想一下,你真的没有寄出这个包裹?”
我:“我没有啊,我根本就不在寄出包裹的地方,寄包裹的地方在洛杉矶,我不在洛杉矶,我一直在的另一个地方,我这里离洛杉矶有500多公里远。”
“陈旭”:“$LastName同志,所以,你怀疑是有人盗用了你的身份证件,来寄送这个违法包裹?”
我:“对,应该是有人盗用了我的身份证件。”
“陈旭”:“$LastName同志你是否清楚,我们国家对于金融走私的打击力度是很高的。特别是在最近中美关系不是很好的情况下,遇到从美国寄来的包裹更会严查。你觉得是什么渠道丢失个人信息的?你最近有在任何地方透露你的个人信息吗?”
我:“我能想起来的,只有今年一月份的时候,为了给自己申请的支付宝进行充值时,在第三方网站上上传了自己的护照照片。我觉得是那个网站泄露的。”
“陈旭”:“那你上传的途径是什么?是亲自办理,还是?”
我:“我是网上传送的。传送的图片。”
“陈旭”:“你知道,近几年来,个人信息被盗用的案件时有发生,在使用个人信息时,公民有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不被盗用的责任和义务!那你在传送的时候,有没有做一些个人保护措施?”【搬出‘义务’说,将责任归结到我的头上。最近在外网上看各种关于coronavirus的信息令人心寒,在这个时间点就更脆弱】
我:“什么叫保护措施?”
“陈旭”:“你知道保护措施一共有哪些?”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请解释。”
“陈旭”:“就是你在传送出去时,有没有注明,‘该拷贝仅供某某网站,实名认证之用,严禁用于其它用途’?或者说在办理手续时,别人经手复印之后,你有没有让他们加上这一段话?”
我:“没有啊。”
“陈旭”:“一点、都没有吗?”
我:“从来都没有,我出国这几年来一直这样,都没出过问题,就这回才出问题的。”
“陈旭”:“$LastName同志,我希望你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说,你自己从来没有在给出的个人信息上,做任何防护措施?”
我:“是啊,可能是因此而泄露,导致个人信息被盗用,寄出了这份违法邮件。”
“陈旭”:“$LastName同志,这是你的责任,你知道吗?现在这个包裹,是由你的名字寄出的。我们会帮你联络总局,帮你调查一下是你的身份信息被盗用的情况,或许也可以查出是谁在盗用你的信息。”【给出一线希望】
我:“好,谢谢,我下次一定会加倍注意。”
“陈旭”:“$LastName同志,麻烦提供一下你的身份信息。”
我:“我的身份证号是$IDNumber。”
“陈旭”:“等等,你说慢点——”
我:“我的身份证号是、$IDNumber[0] $IDNumber[1] $IDNumber[2]、$IDNumber[3] $IDNumber[4] $IDNumber[5]、$IDNumber[6] $IDNumber[7] $IDNumber[8] $IDNumber[9]、$IDNumber[10] $IDNumber[11] $IDNumber[12] $IDNumber[13]、$IDNumber[14] $IDNumber[15] $IDNumber[16] $IDNumber[17]。”
“陈旭”:“确认一下,身份证号码是、$IDNumber[0:3]、$IDNumber[3:6]、$IDNumber[6:10]、$IDNumber[10:14]、$IDNumber[10:18]?”
我:“是。然后从海外寄包裹是要用护照的,所以请拜托你们也查一下我的护照号。”
“陈旭”:“护照号是?”
我:“G——”
“陈旭”:“哪个聚?”【这位“刑侦队长”的口音,似乎有意地在模仿广东人念G倾向于念成‘聚’的方式】
我:“就是ABCDEFG的G——”
“陈旭”:“好,然后呢?”
我:“$PassportID[1:5]、$PassportID[5:9]。”
“陈旭”:“好,我现在会打电话问一下总队,让他们帮你查一下你的个人身份证件被盗用的情况。”
我:“好。谢谢。”
(电话那头开始传来“陈旭”向“总队”打电话陈述案情的声音。)
“陈旭”对“总队”:“总局你好,我是刑侦队长陈旭,我们这里有一名名为$LastName $FirstName的群众报案,因为有非法包裹是以这位群众的名义寄出,现在在我们广东海关被截获。对,对。哦,这位群众的身份证号和护照号我传给你了。请你们帮我查一下这位群众的个人身份信息被盗用的情况。好谢谢。好如果有什么情况请直接告诉我。哦这位群众现在还在线上。哦对,他是$LastName同志是自己亲自打电话来报案的。好。我还会再问这位群众一些问题。如果等一下还有什么新情况的话请直接告诉我就可以。好谢谢,我挂了。”【到了这里,事情就已经变成了“我”来报案,已经和“DHL”完全没有关系了,也给人以一种“很合理”的错觉】
“陈旭”转向我:“$LastName同志,我已经向总局报备了你的报案情况。因为国家最近对金融走私案打击力度很大,邮寄银行卡在我们国家更是非法行为,所以我们需要调查清楚之后,你才可以完全摆脱责任。你现在对这个包裹是要负责的,你明白吗?”
我:“我明白啊。”
“陈旭”:“好。但同时,对于公民的个人信息被盗取,我们也是经常侦破此类案子。这种案子,查起来不难,我们会帮你进行调查。但是你知道,我们这样的调查,一定要有指向性的线索才能进行调查。如果没有线索,就无法调查。所以,以下你说的话,必须属实,你要配合我们调查,我们才能把这个案子查清楚。你明白吗?”【这句“必须字字属实”,之后还会出现】
我:“明白,我会配合调查。”
“陈旭”:“好,$LastName同志,为了调查案子,我现在要问你一些基本信息。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这样对我们办案有帮助。你刚才说,你是在海外,你在哪个国家?你前面说,你是在美国?”【从这里开始铺垫一大堆无关问题】
我:“是,美国。”
“陈旭”:“你是以什么身份出的国?”【刨根问底式的询问开始】
我:“一开始是出来读书的,后来毕业了,就变成工作签证了。”.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陈旭”:“你们在美国一般平时用的身份证件有哪些?”
我:“办理这边的业务的话,主要就是驾照。有些涉及我们外国人的场合,以及要办理中国国内的业务的话,还要用到护照。”
“陈旭”:“好的,当地颁发的驾照,还有护照。那你在办理业务的时候一般都是怎么提交个人信息?是亲自办理还是网上传递?”
我:“很多当地事务都需要亲自去,如果亲自去就将身份证件的原件交给办事人员,由他们用复印机复印一个副本。”
“陈旭”:“那你有没有想过,在他们经手进行复印的时候,有可能会将你的身份信息自己留一个拷贝?他们有那么多人,处理那么多份个人信息,你怎么知道他们如何处理,又怎么知道他们一定能妥善处理不会泄漏?”【继续敲打】
我:“我之前说过了,我出国有若干年了,一直是这样用,也从来没有出问题啊。”. 1point3acres
“陈旭”:“反正,你要记住,接下来要注意保护。那我们继续。你有没有在以下种类场合使用过自己的个人信息:房屋中介、百货商店、工作场所、旅行社、教育机构、政府部门、签证办理机构?”
我:“你说太快了,哪几类场合?”
“陈旭”:“嗯,我们一样一样来,房屋中介——”
我:“我没在外国买过房子,所以不存在房屋中介的可能。”
“陈旭”:“那你们在国外,是租房子住?”
我:“是,是租房子住。”
“陈旭”:“你租房子时有没有签租约?签租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要不要个人信息?”【骗子会事无巨细地问,你的每个微小回应,都有可能引发一个新问题,因此才能耗上两三个小时】
我:“就是我和房东签了个非正式的协议什么的,没有用到个人信息。”. From 1point 3acres bbs
“陈旭”:“那你的房东,有没有可能盗用你的个人信息?”
我:“没有可能啊,根本就没有共享过个人信息,我和房东来往不多。”
“陈旭”:“所以,你和你的房东之间的联系并不是很多,只是偶尔打个招呼这样子?”
我:“是这样的。”
“陈旭”:“好。那接下来,百货商店?有没有用到个人信息的地方?你是用什么方式进行消费?”
我:“基本上没有,一般就刷信用卡。”
“陈旭”:“那工作场所?”
我:“外国人工作的话需要办理工作签证,办理工作签证时一般由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来处理,处理时会需要看驾照和护照,有时候是亲自交由人力资源部门的人有时候是网上递交。”
“陈旭”:“那你有没有想过,这里有没有泄漏的可能?”
我:“公司应该不可能泄漏。”
“陈旭”:“$LastName同志,我们现在在办案,对于一切有可能的泄漏途径,在没有确定百分之百安全以前,都需要保持怀疑的态度。那接下来,旅行社?”
我:“我不太出去旅行,所以也不会有这种可能。”
“陈旭”:“你说你不太出去,那你们一般的生活模式、作息时间是什么样?”
我:“就两点一线,公司与家里啊。”
“陈旭”:“这样么?所以你的生活状态比较简单、接触的人也不是很多这样子?”
我:“是。”
“陈旭”:“教育机构?学校?”
我:“在学校的时候,因为要办理学生签证,所以要用到个人护照信息。哦对了我之前说的租房住,是指工作了以后租房住。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也租房,不过是学校里的租房。但是学校应该也不可能泄漏出个人信息。”
“陈旭”:“好。你去政府部门办事时,有没有用到个人信息?”
我:“有,比如办理驾照的时候,就需要个人护照信息,因为我是外国人。”
“陈旭”:“有没有可能泄漏?也是直接亲自去办理?”
我:“是亲自去办理,交给工作人员那样。”
“陈旭”:“那你下次也要注意,你在他们扫描完的副本上,要做保护性的标记!听明白了吗?”【又重提这一点,像复读机一般】
我:“明白了。”
“陈旭”:“好,那我对你的情况也了解一些了。$LastName同志,由于你的个人信息保管不当,导致有人用你的个人身份寄送违法包裹。我们会对你这个案件,根据你所提供的信息进行侦破。我们已经联系了总局,对你的身份信息被盗用的情况进行调查。”【阶段性总结,让我相信自己有罪、解决的希望在他们手上】
我:“好,感谢你们。”
“陈旭”:“现在先不要谢我,你配合我们办案,案子查清了再谢也不迟。对了,总局回电话了,对于你的信息被盗用的情况,好像有一些进展了。”【给出一点希望,却没想到其实是下一环】【到现在,我还是在与这个假冒广东省公安厅的电话,一直未曾挂断】
(电话那头传来“陈旭”与“总局”进行“通话”的声音)-baidu 1point3acres
“陈旭”与“总局”:“你好总局,这里是刑侦总局的陈队。哦,关于$LastName同志的个人身份信息被盗用的案件调查有进展了?什么,这样吗?两百三十七万…建设银行…中央的重视?好,我马上就问一下这个$LastName同志。不是,是$LastName同志亲自打电话来报案的,他现在还在线上。好,我知道了,我问问他。”
(就当我以为案子要查出来之后,骗子开始了对我进行构陷的新一轮出招。)


  • 【第四幕:“以‘张健’为首的跨国洗钱案件”】


“陈旭”对我:“$LastName同志,你知道,你寄出的这些银行卡,似乎与一件最近我们广东省正在查的大规模跨国洗钱案件有所关联。这个案件已经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所以我们也会更加积极地调查此案。这是一个借助高科技手段进行跨国洗钱作业的一个犯罪团伙。不知你有没有邮件我把一份与案件有关的资料发给你?”
我:“有,你说电子邮件吗?”
“陈旭”:“对。你一般用什么邮箱?”
我:“我一般收国内邮件用阿里云邮箱——”
“陈旭”:“什么阿里云?”【看来他不知道阿里云】
我:“就是…… 反正我把邮箱地址报给你吧。”
“陈旭”:“好。你的邮箱是什么?”
我:“$Email1@aliyun.com…”
“陈旭”:“你说慢点,这太快了!”【还记得被解释“麒”字的写法支配的恐惧吗】
我:“$Email1[0],就是ABCDEFG…$Email1[0]的$Email1[0]。”
“陈旭”:“好——”
我:“$Email1[1],就是……”
“陈旭”:“好。”
(如此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重复,直到最后)
我:“N,然后是 点 COM。”
“陈旭”:“我重复一下你的邮箱。$Email1[0],$Email[1],…,$Email1[-1],at,A,阿捞,I,Y,U,N,点,西,欧,恩姆?”【他在刻意模仿一种把“L”念作“阿捞”的塑料普通话的感觉】
我:“对。”
“陈旭”:“我发过去了,你查一下?”
(刷了几遍阿里云手机客户端,并未发现此邮件)
我:“还是没收到。”
“陈旭”:“垃圾邮件里有没有?”
我:“没有。”
“陈旭”:“这个是你平时用的邮箱吗?”
我:“不是,我用的其实是另一个gmail邮箱。”
“陈旭”:“什么gmail?”
(于是又重新、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地、报了邮箱地址)
“陈旭”:“我发过去了,请查一下。因为我们用的是秘密邮箱地址,所以有可能会被当成垃圾邮件被拦截。”
于是我收到了如下邮件,邮件没有正文,只有一张附件。. From 1point 3acres bbs

6.png

上图:“广东省公安厅”的邮件


7.jpeg

上图:“A级通缉令” 。眼睛尖的小伙伴可以从中找一找bug

“陈旭”:“$LastName同志,你看到邮件了吗?邮件里有一张通缉令。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我:“这是说有金融相关的案件,我这些银行卡可能与这个案子有关?”
“陈旭”:“这是中央高度重视的一起跨国洗钱案件。案件中的两名主犯,‘张健’与‘刘福’,已经被抓捕归案。剩余的一些骨干成员仍然在逃,所以案件还未完全破获。你先看一下,这上面的五个人,有没有你认识的?”
我:“我看看啊,我不认识这些人。”
“陈旭”:“你好好回想一下,你看一看第一个主犯,这个‘张健’。这个张健齁,先前在我们国内的银行是非常有才华的一个人,办事能力受到了上层的极大认可。而且他后来还去到了美国,在当地的华侨银行的业绩也是非常醒目,所以在中国和美国都非常得意。但是齁,他最可恶的地方就在这里:明明自己有才华,也有信任,却开始以‘高投资报酬’的名义,欺骗老百姓,让无辜百姓将他们的血汗钱存入他们指定的帐号,再卷款走人。$LastName同志,你说这种行为,是不是很可恨?”【占领道德高地,为向被害人施加负罪感助力】
我:“当然可恨啊。”
“陈旭”:“对,因为原本老百姓可以维持生计的钱,被存入了张健等人的期诈帐户后,就再也取不出,因此很多人的生活就此受到严重影响。而且你要知道,张健这伙人,高明的地方还不止于此。他们的这个团伙,掌握一些高科技通讯技术,具有一定的黑客能力,为我们的侦破工作带来了一些麻烦。就连你现在协助我们调查,也有可能被他们的黑客手段进行监听。‘张健’这伙人特别狡滑齁。你说,如果因为被监听到,从而导致剩下的嫌疑人无法归案,是不是会对案件的侦破造成巨大影响?”
我:“是啊—”
“陈旭”:“所以,我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比较重要,所以请你先确认一下你手机的电量还有多少?”
我:“35%”
“陈旭”:“那你能不能把充电器接上?”
我:“我这里没有,我得去隔壁房间找一找才行。”
“陈旭”:“你在什么地方?”【又要将什么是电话间重新解释一遍了】
我:“我在公司的电话间,就是打电话的房间,我去隔壁借一个充电器。请你等一下。”
“陈旭”:“好。”
(从休息区借了个USB-C 45瓦的能充电脑也能充手机的充电器)
我:“我接好充电器了。”
“陈旭”:“好。你刚才说你不认识‘张健’,这话属实?”【这个问题也会重复】
我:“属实,我不认识这人啊。”
“陈旭”:“你有没有在美国当地办理过银行业务?”
我:“我办理过银行业务,办理业务的人是一个美国华裔,不像是张健这样的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陈旭”:“你再仔细想一想,你真的不认识‘张健’吗?”
我:“我真没见过这人。”
“陈旭”:“我问你这个问题的原因,你知道是什么吗?我这么问你,是因为我们在‘张健’家中搜查的过程当中,发现了三百一十八张用于洗钱的银行卡。而其中有一张,就是在你的名下,广州市建设银行办理的,这张银行卡中涉及到巨大的银额,高达二百三十七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骗子通过一个共同的敌人“张健跨国洗钱团伙”取得了我的信任,令到我听信骗子的话,再在此刻把嫌疑人的身份安装到我身上,使我对“嫌疑人”这身份也深信不疑】
我:“这意味着我和这个事情有关?”
“陈旭”:“你知道在我国开设银行帐户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吗?”
我:“我很久没有办理了,请告知。”-baidu 1point3acres
“陈旭”:“办理业务有两种可能:一,持身份证明人亲自去银行柜台办理。二,由被委托人,携带委托人的身份信息赴柜台进行办理。那你说,这个帐户,怎么会办理下来的?”
我:“我最近都从来没去过广州,最后一次都已经是十多年前了!”
“陈旭”:“那好。我再告诉你一些信息,你回想一下,你去年十一月在哪里?”
我:“我去年十一月在国外。”
“陈旭”:“那这巧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所说的,与张健所招供的,不谋而合!
我:“什么不谋而合?”
“陈旭”:“张健在我们刑讯过程中曾说,他与你,$LastName $FirstName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你能将自己的身份信息借给张健,交由他去广州建设银行办理帐户,那么他就能为你做不在场证明、当场给你一万美元的好处费,并且在事成之后再给你二十三万七的好处费。张健交代了的,你去年十一月在美国,你刚才也说,你去年十一月在美国,这两项不谋而合,所以,我们也可以合理地怀疑,是你主动将个人身份信息借给张健,参与跨国洗钱活动,而根本不是什么被人盗用!”
我:“我没有参与什么跨国洗钱活动!”【没想到,之前信任的“陈队”开始怀疑起我来,真是又气又恨】
“陈旭”:“$LastName同志,请你冷静一下。我们办案,要讲求、真、凭、实、据。你现在为止,告诉我的,只有你的说辞。你和我说,你的身份信息是被盗用的。但是,我们这边,有一个具体的银行帐号。所以,你现在也是嫌疑人。要从嫌疑人转为受害人,还是要讲究实际的证据才行。你有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的个人身份信息一定是被盗用的?”
我:“这怎么证明?我只有截图之类的。”
“陈旭”:“如果没有办法证明,那因为这个案子已经引起中央的重视,所以到时候就不是我,而是最高检察院对你进行行动。你知道如果你是嫌疑人并被判有罪,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后果么?在美国的工作被辞退,人生计划被打断,需要回国蹲监狱?”【之前有个帖子里有人通过我的发帖内容评价我是“calm”的人,我觉得我说这句话时还真挺calm的】
“陈旭”:“十分正确。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说的人生计划被打断,这不正是发生在‘张健跨国洗钱集团’的受害者身上?这样的行为,可不可恶?不就是因为这么可恶,所以才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的?”
我:“我知道啊,但反正我就是没有参与什么跨国洗钱活动!”
“陈旭”:“你好好想想,你真的没没有收一万美元的好处费吗?”
我:“我不是什么很有钱的人,但还不至于为了一万美元的好处费参与什么跨国洗钱活动!”
“陈旭”:“$LastName同志,请你冷静一下。我们现在还在调查此案。不是我不信任你,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在张健家搜查出来的三百多张银行卡中,其中有一张上面,确确实实是有你的名字。而且你去年十一月时不在广州,这和张健为你做的不在场证明不谋而合!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是嫌疑人。如果你想要从嫌疑人转成受害人,你就要有能够驳倒它的真凭实据。”
我:“那怎么样的真凭实据才能呢?我现在就觉得$PointCardReloadWebsiteName有点可疑,是他们盗用了我的个人信息,不过也有可能是别的途径泄露了我的个人信息…”
“陈旭”:“那你在把个人资料传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做保护措施嘛!你没有对不对!你没有,那你,是不是也有一定的责任?我打个比方,你家里门没锁,有小偷偷了你的东西。你能说你家里东西被偷是别人的问题吗?还是是你自己的问题?”
我:“…那就算是我的问题罢。”
“陈旭”:“$LastName同志,你也不要紧张。我们办案还是要讲求真凭实据,我也不是不信任你,我们会想办法帮你找到有利的证据。虽然现在的建行的银行卡是对你相当不利的证据,但如果你积极配合我们查案,我们还是可以申请暂缓。我现在先告诉你,暂缓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个案件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重视,所以现在是由最高检察院来进行后面的程序。对于嫌疑人,我们会对你名下的所有帐户进行为期十八个月的‘冻结管制令’,阻止资金进一步外逃;并且会对你在四十五天内实行‘刑事拘捕令’。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对我们撒谎,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结果?”
我:“会被抓捕归案?但我在国外你们怎么抓?”
“陈旭”:“你想一想,现在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不好,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毛衣毡?”
“陈旭”:“对啊,所以你看,对于一个犯罪嫌疑人,你又是中国人,你说美国那边,是不是当然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呢?美国人有可能护着你吗?”. From 1point 3acres bbs
我:“那你说我怎么办吧。”
“陈旭”:“我接着说。因为你在本案中的涉案成份不高,而且你的态度还比较真诚,你又是亲自打电话来报案,所以我们应该可以为你申请暂缓执行冻结管制令和刑事拘捕令。然后在暂缓的过程中,我们找到有利的证据,就能够驳倒张健对你的指控,将你的身份从嫌疑人转为受害人。”
我:“好。我会配合。”
. 1point3acres“陈旭”:“那好,我问一下我们的鲍科长。”
(“陈旭”给“鲍科长”打电话)
“陈旭”:“喂,是鲍科长是吗?嗯我们这里有一名群众,他的名字是$LastName $FirstName,就是那个重大张健跨国洗钱案中,其中一张张健的银行卡的帐户户主。哦不是,这回是他亲自打电话来报案的,因为他说,是他的个人信息被盗用,才被人用了自己的个人身份信息到银行开户的。虽然说张健的供词中,所说的不在场证明… 是,完全一致,那个时候确实不在国内。那我请问,能不能暂缓执行?哦,好。好。好。谢谢。再见。”
“陈旭”:“$LastName同志,鲍科长说了,可以为你申请暂缓执行。这回是向中央申请,我们为你申请时,首先需要你签一个保密协议条款。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我:“就是不能让任何别人知道我在帮你们查案。”
“陈旭”:“对。因为本案中还有其它主谋在逃,如果你因为任何疏忽导致了他们听到风声,销毁证据,不光会本案的破案造成阻碍,而且更加有可能害到的是你——你想一想,如果张健收到消息,把对你$LastName $FirstName的证据都销毁了,把对他自己的证据都保留了,你会甘心自己就这么坐牢,被张健利用吗?”
我:“肯定不甘心啊。”
“陈旭”:“对。那你知道,如果张健的同伙打电话问你,你是不是在与广东省公安厅在查一起洗钱案,你知道该怎么回答吗?”
我:“说‘你打错了’?”
“陈旭”:“你应该说,没有这个事,我没听说过,不要说打错了!”
我:“哦。”
“陈旭”:“好,那等一下我们会发一个正式的保密协议给你。我们现在为了申请这个暂缓执行,还需要再收集一张,‘金融调查单’。你知道什么是金融调查单吗?”
我:“不知道,请解释。”
“陈旭”:“你知道,张健曾经说,他给了你一万美元的好处费,而且允诺事成之后,再给二十三万七的好处费。那这笔钱,如果张健说的属实,一定会以某个方式流到你的某个帐户中。如果你说的属实,那就不会有任何钱款流到你的帐户中。金融调查单就是这样,它有几个作用:一,它能区分哪些帐户是你自己所用,哪些是像你所说,是被用于洗钱之用;第二就是通过转入和转出的记录,我们能够明白赃款去向;第三就是,我们能够了解到你帐户下的资金来源,假如真的没有张健所说的赃款,那我们就能降低一些对你的怀疑,至少可以让暂缓执行的请求得以通过。你明白吗?”
我:“明白啊。”
“陈旭”:“好。另外,关于保密,你要知道,张健这个团伙掌握了一些高科技黑客技术,可以监听电话通信。如果由于电话被监听,对你造成的伤害就很大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也不要叫我‘陈旭’了,就叫我……‘陈队’,或是‘旭哥’吧!那我怎么叫你…你姓$LastName是吗?那我叫你小$LastName?”
我:“好,陈队。”
“陈旭”:“然后,我们以后的通信,都不要打电话了。我们用一个警用软件。你现在用的是什么厂牌的手机?”
我:“$PhoneManufacturer牌的。”.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陈旭”:“那你们用的都是什么浏览器?”
我:“火狐,要么谷歌浏览器,还有…”
(其实这里有一个bug:之前“梁彦麒”已经以“防止监听”为由让我关掉了Wi-Fi,这里却又要下载一个App。)
“陈旭”:“那好那就可以了,你打开浏览器,去搜索一个软件,你打开了吗?”
我:“打开了。”
“陈旭”:“你搜——阿捞,伊,娣,呃死,娣,诶,阿捞,K——”
我:“LetsTalk?”
“陈旭”:“对,我接下来都通过‘警用LetsTalk来与你联系。’
我:“这页面上有很多个LetsTalk啊…到底是哪一个呢…”
“陈旭”:“你看到那个像微信一样的图标没有?点下载安装——”
我:“哦哦我还是开Play商店吧,好看到了我在下载了。”
(哪有这样让人等在线上下载的。这个时候真是连10MB的速度都嫌慢)
“陈旭”:“你安装完了没有?安装好了吗?那你先注册,对,就用手机号注册就可以了。然后你登录了没有?看到屏幕下面有四个按钮,你点右边那一个设置一下你的用户名,然后告诉我你的LetsTalk号。然后我加你。好你看到了吗?那好我们接下来的对话都到LetsTalk中进行。好我挂了。”
不一会儿,LetsTalk上就出现了“陈旭”此人。随后LetsTalk上弹出了语音聊天邀请。
8.png

(这样质朴的头像与签名,真的是符合我对在一线办案的刑侦队长的想象呢)

  • 【第五幕:“警用LetsTalk”】

9.png


我:“旭哥?请说。”
“陈旭”:“你好,是你么,小$LastName?我是旭哥。好我们之前说过,让你从嫌疑人转为受害人,得要有确凿的证据。而同时,我们得要帮你办理金融调查单,让中央能够暂缓对你执行‘冻结管制令’与‘刑事拘捕令‘。”
我:“嗯。”
“陈旭”:“那我们就先从你的银行帐号开始。你在国内是否有办理过银行卡?”
我:“有的,我在出国前曾经在$BankName[0]银行办理过一张卡。”
“陈旭”:“那个帐号类型是什么?是借记卡,还是储蓄卡?”-baidu 1point3acres
我:“是储蓄卡。”
“陈旭”:“里面现在帐上有多少钱?”
我:“没多少,就是少于$BalanceThreshold[0]人民币吧。”
“陈旭”:“到底是少于$BalanceThreshold[1]还是少于$BankThreshold[2]!你说什么我就记什么交给总局了!”
我:“好好好,那就是少于$BalanceThreshold[1]。应该不会差太多。”
“陈旭”:“还有吗?”
我:“没有了,因为我那时还在读书还没工作。”
“陈旭”:“好,那你在美国那边呢?你有没有办理过银行业务?”
我:“啊,我数一数… 我在美国有两张银行卡和一张信用卡。”
“陈旭”:“我记一下、银行卡… 信用卡… 好,你的银行卡是在哪个银行办的?”
我:“第一张卡… 是一个信用社,名字是$BankName[1][0], $BankName[1][1], C,U,CU就是指信用社的意思…”
“陈旭”:“$BankName[1][0]?$BankName[1][1]?西?优?”
我:“对。”
“陈旭”:“里面有几个帐户?”
我:“有两个帐号,分别是$AccountType[1][0]和$AccountType[1][1]帐户。”
“陈旭”:“这两个帐户是干嘛的?为什么会有两个帐户?”
我:“这默认就有两个帐户,大概意思就是是一个是用来存钱的另一个是用来花钱的。”
“陈旭”:“那里面现在大概有多少余额?”
我:“大概分别有$Balance[1][0]美元和$Balance[1][1]美元。”
“陈旭”:“那还有银行帐号吗?”.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我:“还有一个,是$BankName[2]银行的。”
“陈旭”:“里面有几个帐户,有多少余额?”
我:“有len($AccountType[2])个帐户,余额一共有$Balance[2]美元。”
“陈旭”:“什么!你再说一遍,$Balance[2]美元?那相当于多少人民币?”
我:“是,$Balance[2]美元,大概相当于7*$Balance[2]人民币。”
“陈旭”:“你这些钱是哪来的?为什么会有这些钱?”
我:“发工资用的,每个月都会打。”
“陈旭”:“哦就是和国内一样的。每个月打一次?”
我:“每个月打两次。”
“陈旭”:“那近期会不会有没有什么大额的转入和转出?”
我:“就交房租和用来还信用卡的钱。”
“陈旭”:“每个月的转入和转出大概会有多少?”
我:“大概会有$AverageMonthlyDraft的支出。”
“陈旭”:“好。那你的信用卡是什么银行的?”
我:“这……信用卡背后的银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银行,反正发卡的机构名称是$BankName[3]。”
“陈旭”:“你这个卡的钱是哪里来的?”
我:“就是用刚才所说的$BankName[2]银行的钱来的。”
“陈旭”:“好。那现在我们这个金融调查单就差不多完成了。如果你这几个帐号中近期没有什么大额转入转出的话,那大概就可以说明你的帐户确是为你个人所用。我现在将这个调查单传给总队。”
(“陈旭”打电话给“总队”)
“陈旭”:“诶你好是鲍科长吗?啊是,我是陈队。哦就是之前和你说的那个$LastName同志,对,他现在还在线上。我刚刚将他的金融调查单填写完成。哦好的。好。知道了。”
“陈旭”:“$LastName同志,刚才鲍科长和我说过了,因为中央非常重视这个案件,所以检查官很快就会对张健等人提出审讯。栓察官过来的时候,我们会向其征询可否暂缓的意见。而且现在情况对你有一点是非常不利,就是在张健家搜查出来的,以你的名字办理的建设银行的银行卡。所以我们会加紧将你的金融调查单上报给检察官,因为这份金融调查单表明了你与我们配合调查的态度。另外我再向你确认一下:你、是、真的、不、认识、张健、这个人、吗?”
我:“我当然不认识张健,而且也没有接受过他的好处费。”
“陈旭”:“那你想一想看,如果你真的不认识张健,而且如你所说,张健也不认识你,那你觉得,他能够一眼把你认出来吗?”
我:“肯定认不出来啊。”
“陈旭”:“好。那我要问你一件事。我们在今晚等检察官到来时,会对张健提出审讯。在审讯时,我们会让张健指认你。我们会准备五十张年龄和外表相近的照片,里面只有两张是你的,让张健指认。如果张健没有认出你来,你想一想,张健的谎言是不是就不攻自破了呢?”
我:“五十张…………是啊!”

10.png


(五十张的话,是不是就像踩地雷,五十个格子中只有两个不是地雷的样子


“陈旭”:“但是,如果张健立刻就指认出了你,那我们还是只能按真凭实据办案,就认为张健确实认识你,你也确实接受了张健的好处费,并且参与了这个大规模跨国洗钱案件!你明白吗?”
我:“这…我明白啊,那如果蒙对了呢?”
“陈旭”:“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五十张吗?”
我:“因为要迷惑张健让他蒙不中?”
“陈旭”:“对,就是这样。根据概率的原理,你想想,如果有四张照片,张健随便选一张说是你$LastName $FirstName,那他蒙对的概率是多少呢?是不是四分之一?那如果有五十张里面有两张呢?”
我:“百分之四?”
“陈旭”:“对!就是因为这样能让概率变得很低,所以我们才需要准备这么多的。所以如果你之前说的句句属实,这就可以成为让你从嫌疑人转为受害人的有力证据!”
我:“好,那你需要什么呢?”
“陈旭”:“等一下,请你从LetsTalk上传一张近照给我们。我们接下来,就会准备对张健进行审讯,并且准备你的金融调查单。这段时间,我们就通过警用LetsTalk联系。按下来我要挂线了,请你注意一下我最后需要交代你做的事情——”
我:“请说。”
“陈旭”:“请你等一下发一个你的日常作息表,包括星期一到星期天几点到几点做什么事情。因为张健等人在知道我们开始调查之后,可能会有所行动,甚至对你进行一些不利的活动,所以我需要你每隔四个小时报一次平安。那你平时几点睡觉?”
我:“凌晨12点?”
“陈旭”:“凌晨十二点……那好,那你接下来一次报平安就是下午4点,再下一次就是下午8点。然后是晚上12点。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是早上8点,然后中午12点,然后循环。听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
“陈旭”:“然后等一下我们需要你来填一个保密协定,之后我就再将一些情报告诉予你。你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我就挂线了?”
我:“听明白了。”
“陈旭”:“那我就挂线了。”
(LetsTalk语音聊天结束了,传来一条LetsTalk聊天信息)
“陈旭”:“你好我是陈队 请你将作息时间表发来 谢谢”

于是就离开了会议室,还了充电器,回到车里。在两小时的电话中保持身体姿势一动不动真是让人不适,还是发聊天消息比较舒服一些。
两个月前在网上充值支付宝的充值网站要的个人信息着实是太多了,要了基本的护照信息还不够,还要PayPal所关联的银行的流水,搞不好是这些地方泄露出去的。但是不对!不可能是这个网站,因为“陈队”在电话里说,在去年十一月这个“建行洗钱帐户”就建立了。而我充值是在今年一月。所以可能是更早些时候泄露的。那就更无从查起了,只能先期待一下“陈队”审讯“张健”会审出些什么结果了。. From 1point 3acres bbs
于是也发了作息时间表给他,然后将一张随便照的照片也按照指示发了过去。

  • 【第六幕:奇怪的字体、ENDING】

11.png


然后又上楼到了办公室,才终于有个能够正儿八径用电脑的地方。不过因为刚刚错过了上午的组会,所以还得先看队友的会议记录,看看错过了什么以及我还需要补什么。所以一边用电脑一边看手机,注意力被两边拉扯着没法静下心来。
就在这时,LetsTalk的头像又亮了起来,原来是“陈旭”问我在不在。大概是要把“保密协议”传来。
公司的电话间可不是随时可用——往左边走廊走了几步,发现为数不多的电话间都被人占满了,再往右边走几步依然,再绕了一圈,好不容易找到了个没有人用的房间。虽然带上了电脑,但还没有等到有时间开机,“陈旭”的语音通话就来了。
“陈旭”:“$LastName同志,我们现在将要发送给你一封保密协议。按照通常的规定,我们需要当事人亲自来到公安厅阅读文件并签名。但因为你人在海外,我们只能在电话中签名。你需要将这封保密协议完整地念一遍,然后在手机上签名发还给我。整个过程我们都会用公安厅的录音系统进行录音以确保有效性。你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我们就开始?”
我:“听明白了。”
“陈旭”:“好,我把文件传过去了。”
(文件传来,是长下面那样的:)
12.png.jpg

(虽然不太喜欢原生解析度为1080P P屏象素排列的手机设置成720P显示解析度的显示效果,但是为了配合“陈队”“查案”,还是稍微放大了一点左右滑着根据指示来了。)
“陈旭”:“你有没有看到这份文件?看到的话,我就打开录音系统开始录音了?”
我:“看到,开始罢。”
“陈旭”:“你先告诉我这份文件标题是什么?”
我:“广东省国家保密局、保密协议条款同意书?”
“陈旭”:“对,然后你再看一下下面那行黑字是什么?”
我:“一切国家机关、公民、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单位都有保守国家秘密的义务?”
“陈旭”:“对,你再看,下面的受文者,是不是你的名字,还有身份证号,是不是你的身份证号?”
我:“是,没有错。”
“陈旭”:“你念一下你的名字与身份证号?”
我:“受文者:$LastName $FirstName,身份证号:$IDNumber?”
“陈旭”:“好,然后你把第一段念一下?
我:“主旨:公安部于广东省广州市、查获非法集资团伙、(诶这里怎么顿号与下一个字符之间的间距没有设定好?)在犯罪窝点缴获大量非法赃款一批、(诶这里怎么也是一样的顿号问题?)大批通讯器材、计算机、受害者名单、伪造身份证一批、大量存折银联卡高达318张,公安部及人民检察院已成立[0218专案组]由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检察官专案侦办。(诶这里怎么是句号?),下达网上通缉令,限制出境。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目前多人在逃。现由国家保密局核发此文,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分别会外交、公安、国家安全和其它中央有关机关规定(该这句话是有语病吧?)
“陈旭”:“好,下一段?”
我:“依照刑法第132条第三项的规定,…透漏给与本案无关的第三者及其它执法单位知道?(‘知道?’怎么会这么口语化?)不得违反规定就业(这里的就业是啥意思?),不得以任何方式泄露国家秘密。”
我:“诶我问你一下这一句话是不是少了个句号啊?”
“陈旭”:“你说什么?哪里?”
我:“就是‘不得违反规定就业’之前应该有个句号。’”
“陈旭”:“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请你好好配合、继续往下念!”
我:“哦。(于是便开始下一段)”
(终于把这个到处都充满着微妙的感觉的保密协议念完了)
“陈旭”:“嗯,你知道这个保密协议是什么意思吗?”
我:“就是如果我透露了秘密或是逃走就会获罪?”
“陈旭”:“对,你看一看,具体是什么罪?”
我:“拘役… 管制… 两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陈旭”:“对。那你明白了的话你签个字。你看一下你的手机右边下面是不是有一枝支笔的图标?你点一下,然后签名—”
我:“我点了。诶这个软件怎么不能缩放的,这显示出来的空格太小了,我签个字,就覆盖半张图片的范围了!”
“陈旭”:那你看看能不能用你手机本身的方法打开然后签字然后传过来?”
我:“那太麻烦了,我还是将就一下就在LetsTalk里签完得了罢。”
“陈旭”:“好。你签完了后就发过来。”
我:“我签好了。对了还有我问一下你这个字体是标楷体么?”
“陈旭”:“(好像没料到我会问这么个问题)什么字体?我们的文件都是这个字体的。你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我:“哦哦没事,我发过去了。”
“陈旭”:“好。我看见了。那今天晚上,检察长就会过来对张健提出审讯,到时候我会将情报通报给你。那我先挂线了。”
我:“好,我等一下正好也要开一个会,我开完会再与你联系。”

挂线之后,我把这张图片放大了一下,果然,除了有语病的句子之外,这张文件的字体似乎是有着与大陆常用的楷体有微妙但一看遍知的区别的標楷體:
14.png
-baidu 1point3acres
并且更有趣的是,问度娘找了找相关文章,就发现了一堆类似风格的“政府公文”打假文:

15.jpg


这背景图片都似曾相似呢!估计是耍人的!
于是就在LetsTalk上发消息问“陈旭”,将“标楷体”的问题又问了一遍。
他虽然还是坚持 “这就是我们用的字体啊”,但是似乎很着急地又打了回来。

“陈旭”:“我说$LastName同志,你的态度为什么似乎有些变化?”
我:“哦没什么,我会好好保密的。我还要开个会。拜拜!”
(其实我在想,他现在该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到底该是“旭哥”挽留成功,还是我即将识破一个电话骗局呢…那我干脆再发个最终的消息吧)
17.jpg

. From 1point 3acres bbs
如果说我之前只有70%确定他们是骗子,那么在这条消息送出之后,几乎就到了99%了。
原来一改自信可靠的语气的“旭哥”,不光回复的“你在说什么”文风与前相比大不相同,而且连用的字体都是標楷體,竟然连仓颉码也不识得吗?
果然,之后他们也便再也没传信息或打电话来了。

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这样呢嘻嘻
13.png


(完)
. From 1point 3acres bbs

谢谢收看!

评分

参与人数 52大米 +335 收起 理由
AshleyMei + 2 好厉害
Jervis + 1 赞一个
arish + 2 给你点个赞!
zenith + 2 给你点个赞!
shawn233 + 1 赞一个
hackercat + 2 很有用的信息!
shady42 + 1 赞一个
wh1210 + 2 给你点个赞!
Ranger09 + 1 给你点个赞!
Aelita + 1 给你点个赞!

查看全部评分


上一篇:2020年人口普查公告
下一篇:分享3月从国内邮寄口罩到美国经验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我的人缘15
Warald 2020-3-29 15: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20)
 
 
0% (0)   👎
全局: 👍   96% (10791)
 
 
3% (437)    👎
当我准备加分的时候,我迟疑了。饶是经验丰富如我,不知道该给楼主加多少大米合适。

请问:本文是否原创?图片是你自己画?

评分

参与人数 5大米 +7 收起 理由
bubu1996 + 1 赞一个
wmm_1989 + 1 赞一个
滚动的西瓜 + 3 一亩三分地文艺复兴可以整起来了。
选择困难的鱼 + 1 赞一个
球球你长点心吧 + 1 我也是……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楼主| cs900601 2020-3-30 01: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7)
 
 
0% (0)   👎
全局: 👍   98% (640)
 
 
1% (12)    👎
Warald 发表于 2020-3-29 01:13
当我准备加分的时候,我迟疑了。饶是经验丰富如我,不知道该给楼主加多少大米合适。

-baidu 1point3acres请问:本文是否原创 ...

W大好,文章内容是自己输入的,着实不是复制粘贴而来。这个假冒DHL电话的模式倒是与别人经历过的差不多。
文字部分是先在OneNote里输入、然后贴到帖子里的。文中的画图是在自己的Windows平板上用【mspaint.exe】画的、截图是从手机里截的。(可能我用的输入法和别人不太一样(谷歌注音输入法 里的仓颉(五代)模式))
第一张“墙角害怕图”是网上找的。
大米只要意思意思就行啦不用很多

评分

参与人数 7大米 +49 收起 理由
arish + 2 给你点个赞!
moonlighter + 25 NB!
shwymail + 2 给你点个赞!
选择困难的鱼 + 1 赞一个
jwang9205 + 1 赞一个
pow25 + 2 给你点个赞!
Warald + 16 首楼+200,辛苦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本楼: 👍   100% (14)
 
 
0% (0)   👎
全局: 👍   96% (60)
 
 
3% (2)    👎
楼主 从与骗子对话看 你已经泄漏了很多个人信息。
如果对方搞到你ssn,基本上你的个人信息全部泄漏了。
建议考虑冻结三大信用机构的记录一段时间。

谢谢楼主分享的经验。

评分

参与人数 4大米 +9 收起 理由
arish + 2 给你点个赞!
jwang9205 + 1 赞一个
cs900601 + 5 很、很、很有用的信息!
austurela + 1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wangd1212 2020-3-31 00: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92% (12)
 
 
7% (1)   👎
全局: 👍   98% (62)
 
 
1% (1)    👎
牛批,能被这种骗术骗这么久还沾沾自喜自己最后识破了骗术。

评分

参与人数 1大米 +2 收起 理由
cs900601 + 2 吾就是这样汉子。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本楼: 👍   100% (12)
 
 
0% (0)   👎
全局: 👍   97% (387)
 
 
2% (10)    👎
tianjiayangmike 发表于 2020/03/30 04:59:27
我遇到过一模一样的骗局,可能是一伙人。不过wo在第二部识破了,因为他说帮我转接到上海公安局,但接线的是台湾口音的,而且语...
当个事后诸葛亮,验证对方是不是警察,只要看他们能不能流利背出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行了,或者问他们历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分管公安的国务委员是谁,他的警衔是啥,然后唱一下国歌。就在他们让受害人验证电话号码的那一步做,不然“警长”会暴跳。估计他们连市局省厅公安部的领导是谁都不知道。这帮人政治应该都不过关,学习强国上找两个知识点分分钟考死他们。

评分

参与人数 4大米 +6 收起 理由
arish + 2 给你点个赞!
ricardo7991 + 1 赞一个
vieri3221 + 1 赞一个
312500083 + 2 真的牛批,学到了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本楼: 👍   100% (12)
 
 
0% (0)   👎
全局: 👍   89% (344)
 
 
10% (41)    👎
楼主能打这么多字,真的nb...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阿钟 2020-3-30 02: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5)
 
 
0% (0)   👎
全局: 👍   98% (645)
 
 
1% (12)    👎
笑死 我比较懒 有一次接到 我就说 既然你觉得有问题 欢迎到我家里来搜查逮捕 23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echogo 2020-3-30 01: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4)
 
 
0% (0)   👎
全局: 👍   99% (221)
 
 
0% (2)    👎
地里都是写作大佬
还有绘画大佬
居然还有研究字体大佬

原谅我没看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1
滚动的西瓜 2020-3-30 03: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3)
 
 
0% (0)   👎
全局: 👍   98% (662)
 
 
1% (12)    👎
我是陈旭,我真的被抓了,快救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emergency_rose 2020-3-29 17: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3)
 
 
0% (0)   👎
全局: 👍   91% (21)
 
 
8% (2)    👎
竟然没有看懂最后如何根据字体识破的骗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本楼: 👍   100% (1)
 
 
0% (0)   👎
全局: 👍   97% (387)
 
 
2% (10)    👎
本帖最后由 spilt-over 于 2020-3-29 15:46 编辑

感觉是PHP用户,或者是玩shell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spilt-over 2020-3-29 15: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7% (387)
 
 
2% (10)    👎
Warald 发表于 2020-3-29 15:13
当我准备加分的时候,我迟疑了。饶是经验丰富如我,不知道该给楼主加多少大米合适。

请问:本文是否原创 ...

准备哪天搜一下地里有没有防骗专版。
刚来美国,上次看了那个卖车收到假cashier's check的案例,现在我已经不知道私人对私人怎么交易了,现金多了要被查,支票会弹票,本票能伪造,wire也要等而且不便宜;在中国就是个简单的当面转账的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次楼主的案子还是归结到“一切主动打过来的电话都不可信”上,那么多话术都是为了消磨受害人的判断力,引起焦躁,从而得手。但是一些防骗原则对于刚来美人士其实并不熟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60009749 2020-3-29 16: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100% (3)
 
 
0% (0)   👎
全局: 👍   100% (3)
 
 
0% (0)    👎
好奇樓主怎麼會注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的人缘0
本楼: 👍   100% (1)
 
 
0% (0)   👎
全局: 👍   99% (176)
 
 
0% (1)    👎
我也遇到过,DHL的,说我寄了一个快递被海关退回,我都三周没出门了,赶忙就给挂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我的人缘0
Warald 发表于 2020/03/29 15:13:49
当我准备加分的时候,我迟疑了。饶是经验丰富如我,不知道该给楼主加多少大米合适。

请问:本文是否原创?图片是你自己画...
看完之后我竟一时无法言语…

评分

参与人数 2大米 +2 收起 理由
ranbaoranbao + 1 赞一个
cs900601 + 1 我要证明我是我自己 哈哈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提醒:
■为防止被骚扰甚至人肉,不要公开留微信等联系方式,请以论坛私信方式发送。
■特定版块可以超级匿名:https://pay.1point3acres.com/tools/thread
■其他版块匿名方法:http://www.1point3acres.com/bbs/thread-405991-1-1.html

手机版|||一亩三分地

GMT+8, 2020-6-1 09:1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By HUX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