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257|回复: 22
收起左侧

[更新7L作者对8L的回复][ZT] 她本可以更靠谱(From蒋方舟同院师兄)

|只看干货 |老生常谈

分享帖子到朋友圈
zach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1% (2307)
 
 
8% (228)    👎

注册一亩三分地论坛,查看更多干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号

x
本帖最后由 zach 于 2011-5-1 23:58 编辑

[zz] 她本可以更靠谱

在清华百年校庆纪念日之前与之后,蒋方舟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批评者。一篇杂志文章《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一次媒体访谈《我的清华体验》,引发很多讨论,赞美讴歌者有之,反驳批评者有之。

蒋方舟与我来自清华的同一个学院,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但早闻这位少年作家的大名。当我得知她被清华降分录取,而且还被招进敝学院时,我脑海里首先蹦出来的,是我的一位本科师兄。那一天,这位擅长平面设计、酷爱FPS游戏、素有诗名且放浪形骸的师兄,读到了小学生蒋方舟的日记选集,用带着湖南口音的普通话不无激动地说:“我靠,等她长大了,我要追她做我的女朋友。”他指尖的香烟袅袅,一蓬烟灰抖落下来,飘进键盘的缝隙。又是一弹指,十二年过去,听说这位师兄在家乡做着公务员,想已大腹便便,妻儿傍身,平安喜乐,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的那一幕,那一句?-baidu 1point3acres

蒋方舟的文章我读的很少,但我欣赏其中的机灵劲儿,还有特立独行的少年心气。当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比她迷茫困惑,没她坚定自信。我读到她的《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其中最感同身受的一段话是:

有时,我看着他们滔滔不绝地在课堂、在会场说些“主流价值观”的话,心想:“他们真相信这些,真可怕。”过了一会儿,又打了个寒战:“他们其实并不相信这些,那就更可怕了。”

她提到小说《盛世》中的韦国,这也是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典型化的形象(不幸的是,小说中的韦国同学是北大的,或许因此,蒋方舟在接下来很自然地提及“北大清华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少年既得利益者”,北大真悲摧,在一封批评清华的信中被陪绑,属于躺着中枪型)。

今天又看到FT中文网对蒋方舟的采访全文,我欣赏她表现出来的直率和敏锐,例如对自我审查心态的剖析,对某课程的反思与质疑。但读过两篇文章之后,也让我觉得有些别扭,不是因为她批评了清华,而是因为其文风和观念可能有些问题。我想,如果她可以不那么写,不那么看,或许会更加“靠谱”。

第一,滥用全称判断,放纵刻板印象。我的一些清华同学,会对蒋文感到忿忿不平,就是因为她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笔下的清华人似乎只有两种:不是油滑党棍,就是被洗脑的书呆子。但是17万清华校友,或者数万在校学生,甚至蒋同学所在班级的数十人,难道只有这两类?

例如这样的句子:“清华人是可爱的,愤青少,领导多,内心大概还是有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悲壮,表现出来却是高屋建瓴,虚头八脑的老干部摸样”;“北大清华的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少年既得利益者”;“因为他们(指代的是FT记者提问中的‘清华学生’)从小受到的历史教育、政治教育,就是要‘审社会主义之美’。到了清华之后接触到的这些,和他们从小接受的价值观是符合的,所以接受起来很顺畅。要进入清华就要在考试里拿到高分,要拿高分,对这些东西半信半疑是不行的,必须全方位地接受其价值观,才能考入清华吧。”

在社会心理学中有“刻板印象”(stereotype)的术语,指的是将同一个特征归属于团体的每个成员,而不顾成员间的具体差异。比如所谓“犹太人贪财”、“中国人懦弱”、“河南人造假”、“女博士是第三种人”等等。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刻板印象帮助我们简化世界,减轻认知、理解和叙述的负担;但对于严肃负责的研究者、写作者和报道者来说,应当以批判警醒的姿态反省自己的公众言论,是否有滥用全称判断,放纵刻板印象之嫌。既然方舟同学有心就此“亮出身份”、“火力全开”,为这个社会承担鼓与呼的责任,那当然也应该尽量遵循这种原则,而不再是文学写作时的汪洋恣肆,只图笔下快意,不顾以辞害意。

当然,同样的原因,也不应由方舟同学的言论,产生对清华文科生或者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的鄙视,认为咱都爱搞大帽子大批判。

第二,满足于主观感受,缺乏深入调查。比如:

FT中文网:你说你写的是一种共识,是指你周围的人都是类似的看法吗?.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蒋方舟:我周围的人没有。可能因为我和周围同学交流比较少。我觉得周围的同学、老师,特别是年龄更小的学生,读后可能反应比较大,会感到震惊。.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又如:

FT中文网:会不会其他学校的情况会有些不同,比如北大?

蒋方舟:我没多少了解,不过也许会好点吧……清华与北大相比,感觉离权力更近一些。北大的学生也许会更多地做围观者或批评者,而在清华,要成为权力系统一分子的意识可能比较强。

再如:

FT中文网:对于一些热点的公共话题,比如政治改革、李庄案等,你觉得同学们感兴趣吗?

蒋方舟:没调查过,我觉得他们不是那么感兴趣。他们有地方可逃,学校制造了很多可让他们逃过这些的东西……他们很容易就逃到这些事情中,而且给自己很合理的不去想的理由——因为这些和自己的前途是无关的。

以及,“我的同学们不是不关心,而是自动维护着政府——仿佛维护着自己将要继承的遗产”,“清华人……愤青少、领导多”等观点,都属于个人的主观感受。我在清华求学的时间超过了十年,在水木清华BBS泡了近15年,互动过的清华师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方舟同学描述的那两类人确实存在,但仅仅是一部分。如果她可以对水木清华BBS的一些热门版面作一段时间的观察,应当能看到相对多元的价值理念和政治观点——即便是在严苛的审查与自我审查之下。

至于“必须全方位接受其价值观,才能考入清华”,这就纯属想象了,说句不厚道的,就算方舟同学自己是靠降分特招进清华成为“少年既得利益者”的,那也不该这么埋汰其他寒窗苦读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的同学吧?再邪恶一点,按她的逻辑,“北大人”应该更加懂得“审社会主义之美”才对,因为北大文科生更多,考历史、考政治,不“全方位接受其价值观”怎么进得来?(好吧,我这句是归谬法加开玩笑,隔壁的同学们你们懂的)

鉴于方舟同学的才气和理想,不应该以时尚杂志专栏写作的标准来要求她。那么对事实的尊重及深入挖掘就应该成为进一步追求的目标。大学的所谓学术训练,不论文理工,其中非常重要的部分都是求实证伪、探索研究的能力。公平地讲,清华大学在这方面要求还算是国内相对严格的。关于官本位、政治冷漠、功利主义等大学里的思潮现象,她在多大程度上进行了调查研究?不是说一定要科学抽样、发放问卷、深度访谈等所谓“科学方法”才叫调查研究,也不是说不调查研究就不能说话;只是,如果只接触了数十名清华学生,数名北大学生,那么是否不该那么自信满满地向公众发表全称判断下的见解?

第三,对个体同情理解不够,对制度穷追猛打不足。从这两文中,我有时能读到一种“真理在握”、“孤芳自赏”的姿态,这是一种微妙而切实的感受。从头到尾有意识地强调“我”和“他们”的不同,或者可以算一种叙述策略,以疏离的姿态标明自己观察和书写的客观与超然;但同时也是一种刻意的形象建构,作者要宣示“我”的立场,反对某些价值观,正像文章中写的:

FT中文网:那你觉得你亮出的身份是什么呢?

蒋方舟:就是与正统的、主流价值观的、清华要求我成为的所不一样的一种人吧。

对自我身份认同的确认,常常是通过与对立面的参照来完成的。方舟同学通过文字刻画出了“清华人”这个他者群体,“他们”成为某种价值观标签下的无面目群像,这与事实有多大距离?值得追问。这样一种自己树靶子自己打的做法,写起文章来很有气势,就像毛泽东的《反对自由主义》,建构了一个他心目中的“自由主义”,再去逐条批评。这正是坚信真理在握的思路,但却无法与他人对话。

在文章中,方舟同学自承“还没有真正融入校园生活”,“和周围同学交流比较少”;她不住宿舍,社会活动比一般同学多。这都是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他人不应置喙。但一个“在学校还常常迷路”、跟同学交流不多人,很难相信她可以深入地了解和理解清华学生群体的多种维度面向。从另一个角度,能考上清华的学生一般都不太傻,懂得“交浅言深”是忌讳,如果你跟我也不怎么熟,而且还是个公众人物,我至于跟你推心置腹指点江山臧否人物地谈政治么?
-baidu 1point3acres
“爱网络”、“爱自由”、“我和他们不一样”,这是服装品牌的广告文案;但如果端着这种姿态生活,可能很难去理解跟自己观念、行为有差异的人。“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这话反过来说也没错,当我们自以为真理在握的时候,可能正有许多人在背后偷笑呢。

至于“对制度穷追猛打不足”,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的苛求,也可以说是因为我在原则上赞同蒋方舟的立场和理想,所以才提出这种苛求——仅就这两篇文章来看,她的批评出自对身边人的一些言行的观察,但在描述后止于对个体心理与动机的想象和假设,未能涉及对造成这些言行的历史与现实因素的探析。因此,读《一封信》,有时觉得没有搔到痒处,有时又觉得帽子乱飞,“既得利益者”、“精英”神马的,都是当今社会中很能撩拨网上意见的概念,不加区别直接扣上来,有点儿可怕。

总之,如果方舟同学能够在这几方面改进改进,应当可以更严谨,更理性,更犀利。至于其他的一些观点,比方说“对于90后的小孩,大多数我还是劝他们出国。这样才能培养一套较为正确的价值观”之类,我以为,谁没有过幼稚的时候呢,多读书多看世事人情就好。

写这么长,其实也是给自己看。我也是个常常说三道四的人,上面三点,堪为己戒。

外一点,方舟同学若始终无法融入清华,无法寻得认同或归属感,不是清华的损失,而是她自己的损失,因为她本可以从这里汲取更多用以顽强生长的养分。所谓“清华精神”或“清华传统”,远不止方舟同学想象中意识形态规训的那一套。黄延复、徐葆耕、胡显章等老师曾有过多本专著概括梳理,而更鲜活的精神风骨则在现实生活中闪现。对我来说,清华是精神家园,是度过三千多个日夜的成长记忆,承载着青春的喜怒哀乐;我在这里塑造自我,寻找方向,结识师友;我切实受益于这里积极的体育锻炼风气,也总是告诫自己要像许多同学那样朴实、直率、严谨、专注、有理想又有执行力;我爱东操西操游泳馆,我爱二月兰和阳光下高大的杨树,我也爱自立自强的清华女生。你赞美或者不赞美,清华就在那里,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上一篇:请各位大侠支个招在国内时搞定在国外读书的教科书
下一篇:听过”Zinch“这个网站么,貌似会火
joshua.cong 2011-4-29 06: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8% (215)
 
 
1% (4)    👎
我看到最靠谱的是一个老师写的。。。 但那个不方便转载。。。

各种见工科大喷子,他们写完,让我觉得清华更糟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zach 2011-4-29 06: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1% (2307)
 
 
8% (228)    👎
本帖最后由 zach 于 2011-4-28 17:22 编辑
我看到最靠谱的是一个老师写的。。。 但那个不方便转载。。。

各种见工科大喷子,他们写完,让我觉得清华更糟了。。
joshua.cong 发表于 2011-4-28 17:02

其实我最受不了的是一种观点:
“你丫光叨叨有毛用,你又改变不了。我也知道体制不好,但是你要想改变体制,你得先混进去,等你混NB了,就有能力改变了。”. 1point3acres

要说纯喷蒋方舟的,那属于不明是非,不明真相嘛,可以原谅。
这种观点的,属于明知道是非,还要去同流合污,这就让人受不了了。

好比说满大街都是黑社会,你一个人当然改变不了了,但是你有两条路,
1. 蒋方舟的路:告诉别人大街上的是黑社会,是不好的,大家要认清他们的不好,然后咱努力往好里整。
2. 某些清华体制内喷子的路:你丫光叨叨有毛用,黑社会会听你的?我也知道黑社会不好,但是你要想改变黑社会,你得先加入黑社会。等你当上黑社会大哥的时候,就有能力改变黑社会了。
. check 1point3acres for more.
这个,我吐槽无力…………
话说回来,蒋方舟那篇文章,犀利有余,谨慎不足,比如一网打尽的话太多。当然,口语里是没问题的,也没人会较这个真,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就行了。可是谁让她这么火呢,挑刺儿的人可就抓住了。
清华里当然也有草泥马了,也不是人人都想混体制,这是必需的。蒋方舟主要批评的是另外的那些人嘛。

话说鲁迅一棒子打死中国人的话多了去了,大家还不都是领会鲁迅的意思,而不是说,靠,你丫怎么这么偏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joshua.cong 2011-4-29 06: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8% (215)
 
 
1% (4)    👎
其实我最受不了的是一种观点:
“你丫光叨叨有毛用,你又改变不了。我也知道体制不好,但是你要想改变体制,你得先混进去,等你混NB了,就有能力改变了。”

要说纯喷蒋方舟的,那属于不明是非,不明真相嘛,可以原谅。
这种观点的,属于明知道是非,还要去同流合污,这就让人受不了了。

好比说满大街都是黑社会,你一个人当然改变不了了,但是你有两条路,
1. 蒋方舟的路:告诉别人大街上的是黑社会,是不好的,大家要认清他们的不好,然后咱努力往好里整。
2. 某些清华体制内喷子的路:你丫光叨叨有毛用,黑社会会听你的?我 ...
zach 发表于 2011-4-29 06:19


喷清华和喷蒋方舟是一个理,不在于清华校训如何如何,老师学生如何如何,只是因为清华是top2。等北大校庆了,照样有人喷。。

我还讨厌一种说法,有一些清华的总觉得必须要做实事,觉得那些写文章玩舆论的都是sb,没有用处。

我觉得很多清华人务实得有点可怕,把什么都拆解为技术问题,一一化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zach 2011-4-29 06: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1% (2307)
 
 
8% (228)    👎
喷清华和喷蒋方舟是一个理,不在于清华校训如何如何,老师学生如何如何,只是因为清华是top2。等北大校庆了,照样有人喷。。
joshua.cong 发表于 2011-4-28 17:32

这个不对,应该对真相有洁癖。清华校训到底有没有后八个字,真相是没有,那就不能为了喷清华而去造谣说清华自己删掉了后八个字。

务实没错,但是谁说写文章、发表言论不是务实?

鲁迅拿着政府的钱写文章骂政府,算不算干实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zach 2011-4-29 07: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1% (2307)
 
 
8% (228)    👎
再来一篇,写得也很好。

遥寄蒋君方舟,奈何你身在清华
http://shaneliu.org/archives/412

在中国,有些事情明明事关每一个人,却往往欲求无门,比如那个胖子和那个瘦子的下落;有些事情明明事不关己,却总有铺天盖地的消息,让人欲躲无处,比如清华的校庆。

清华百年校庆的阵势着实吓人,虽说是全国最高等的学府,又逢百年,兼之朝中有人,人民大会堂加六长老再加各媒体无孔不入的宣传依然结结实实地让笔者感到了些许自惭形秽——遥想2007年人大七十周年校庆时,选址不过世纪馆,捧场者寥寥,最高位者仅时任北京市市长而已。

如若仅是校庆的排场,恐怕不会惹起笔者的兴趣,盖因编外之人对权势官位提不起丝毫精神,加之校庆本身重形式而无内容,流于浮夸炫耀而轻反思,实乃无价值之物;惟一片洋洋称赞声中,清华女生蒋君方舟之公开信,以及其所引发的回应,抓住了笔者的眼球。遂提笔而作,借题发挥,遥寄蒋君,奈何你身在清华!

蒋文《给清华大学的一封信》,引发的回应之一《蒋方舟师妹你也情怀的太早了……》,前文多怨清华生“可爱,愤青少,领导多,内心大概还是有天下兴亡为己任的悲壮,表现出来却是高屋建瓴,虚头八脑的老干部摸样”,后文则引《中国不高兴》一书作者王小东《情怀党让子弹飞,工业党让四代飞》一文中的措辞,指摘蒋情怀的太早了。尤其是后文所引的文章,情怀党与工业党之争,令笔者颇有不吐不快之冲动。

笔者不才,非清华出身,来自清华以南约3.5公里处的人大。若按王文中的分类,清华大概可称作工业党的集散地,而人大,不凑巧,则当被划入情怀党培训中心的队列中。

情怀党与工业党之争,往泛里说,即是制度立国与技术立国之别,从理论上而言,制度立国更多地基于分配,如何将饼分好,技术立国则更多地基于生产,如何将饼做大。在中国,这种争论自鸦片战争以降从未停歇,洋务运动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所强调的不正是制度与技术之别哉?乃至后来公车上书,百日维新,及至辛亥革命孙文三民主义与铁路强国之梦,张謇实业救国,鲁迅弃医从文,陈独秀胡适之新文化运动……中国近代史可堪视为一部情怀党与工业党在彼此擅长的领域各兴救亡之策的血书。

放之四海,情怀党与工业党之争,远可见于亚当斯密与重商主义之争,高潮是为哈耶克与马克思之分野,哲学基础当是个体主义与集体主义之别,具体案例可参见美国与德国道路之不同。

以史为鉴,美利坚以其独立时十三联邦之寡,发展到当世之强,所凭借者,乃其联邦宪法及第二修正案所定的三权分立及其治下的多元社会,而德国以技术立国,却空有爱因斯坦等著名科学家而不用,拱手送人,终招致惨败。此中之别,未知工业党徒,有否细细体会?

赶超战略,工业党徒,技术立国,而无视情怀忽略制度,与纳粹军国主义同处通往奴役之路上。缘何?盖因倾一国之强,发展工业技术,其结果当为投资过度,而抑制消费——后者正是观测多元化的窗口。消费的抑制,多元性的消失,使得工业生产趋于同质,将社会变成千人一面冷冰冰的机器,同时,由于过度投资所带来的产能无法被社会消费,这部分产能最终将转变为战争机器,投入到铁与血的战火之中,因只有战争品的消耗速度最快,也最容易集高精尖于一身。论战争机器,在各自的时代之中,谁人可出纳粹德国与前苏联之右?中国的高精尖科技成果为何集中出现在军工领域之中?纳粹德国、前苏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前的社会为何千篇一律?都可以从这条逻辑链中寻找到答案。工业党徒,极权政府,计划经济,民族仇恨,党卫军实五位一体,不可不防。

前文所述或许有些危言耸听,但却是一条完整的逻辑链。

相比之下,情怀党人的高明之处在于,强调制度并不等于排斥技术,不会像工业党徒如王小东般视对方为洪水猛兽,欲除之而后快——技术本身是中立的,但使用技术的人并非中立,需要以一定配套的制度来约束。这套制度众人耳熟能详,无非市场经济、私人产权、民主、法治、自由等不那么受当局欢迎的字眼。

除以一套制度来约束使用技术的人的行为这层关系外,良好的制度安排将内生出先进的技术,也使得冷冰冰的技术更合乎人性化,更符合多元社会的需求。因若将情怀,将分配提到首位,一方面,情怀党们所追求的自由、法治、民主与多元的环境天然具有对高精尖人才的吸引力,也更容易产生大师,无须爱国情怀民族主义的驱使,也不会因泛政治化而荒废学术;另一方面,良好制度引致的消费及其天然具备的多元属性将使得企业的生产更加多元和人性化。

为何即使是工业党集散地的清华也会成为留美预科学校,而工业党徒们留美后却多不会选择归国报效?除了卖国贼,还有没有更加令人信服的理由?为何工业党只能够造出四代战机,情怀党的美国却能够将四代苹果卖到全世界各地?这是技术的差别?难道四代战机的技术还比不上四代苹果?

坦率而言,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制度和技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奈何当今中国?说得好听点,军工技术很厉害,说得难听些,除了军工技术,其他的民用技术,以及制度都烂得一塌糊涂!全国科技界一片抄袭之声不绝于耳!缘何?制度!知识产权!司法独立!再来看看工业党徒们的杰作,三门峡,三峡,南水北调?

工业党们说,他们专注于把饼做大,而不去理会如何把饼分好,因为只有把饼越做越大,才能够给分配留下更多的空间。可是,把饼越做越大,会不会同时把饼越做越难吃呢?


——没有健全的制度,就没有先进的技术。

——没有健全的制度,再先进的技术也可能南辕北辙。集中力量办大事固然是赶超战略的核心,但集中力量办的错事也将使中国积重难返。

——没有健全的制度,当技术可以独步天下了,中国可以说不,中国不高兴,中国站起来,第四部曲是不是将变成中国称霸世界?


直抒胸臆,言辞激烈,就此搁笔。

清华校庆结束后,遥寄蒋君方舟,奈何你身在清华!又红又专,全面发展,实非汝当所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LIANGYE 2011-4-29 12:3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100% (1)
 
 
0% (0)    👎
人大这篇,自以为站在了情怀的制高点上,无处不透露着“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迂腐气息与假清高。
公立大学是和社会一起发展的,清华也好离清华以南约3.5公里处的学校也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谁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一目了然。
轻轻巧巧的一句“说得好听点,军工技术很厉害", 抹煞了多少两弹一星元勋乃至后来无数文章作者口中的“工业党徒”的青春热血和心甘情愿的寂寞岁月。
退一步说民用技术,文章作者眼里的民用技术恐怕只有炫目的四代苹果,可去了解过我国“工业党徒”为3G、IPV6付出的努力?
冷眼看来,作者身为“情怀党”摆出制度技术两手都要抓的高姿态,反复抨击“工业党”只重视技术,本身的立场就已十分扭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t 2011-4-29 12:4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8% (180)
 
 
1% (3)    👎
我看到最靠谱的是一个老师写的。。。 但那个不方便转载。。。

各种见工科大喷子,他们写完,让我觉得清华更糟了。。
joshua.cong 发表于 2011-4-29 06:02



哈哈 我也是 有些看完了真是觉得清华真是没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admit 2011-4-29 12: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8% (180)
 
 
1% (3)    👎
其实我最受不了的是一种观点:
“你丫光叨叨有毛用,你又改变不了。我也知道体制不好,但是你要想改变体制,你得先混进去,等你混NB了,就有能力改变了。”

要说纯喷蒋方舟的,那属于不明是非,不明真相嘛,可以原谅。
这种观点的,属于明知道是非,还要去同流合污,这就让人受不了了。

好比说满大街都是黑社会,你一个人当然改变不了了,但是你有两条路,
1. 蒋方舟的路:告诉别人大街上的是黑社会,是不好的,大家要认清他们的不好,然后咱努力往好里整。
2. 某些清华体制内喷子的路:你丫光叨叨有毛用,黑社会会听你的?我 ...
zach 发表于 2011-4-29 06:19


我最受不了的一种喷法是“清华再不好也是你母校,你就是没资格喷。” 这种观点盛行实在是太可怖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zach 2011-4-29 12: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楼: 👍   0% (0)
 
 
0% (0)   👎
全局: 👍   91% (2307)
 
 
8% (228)    👎
人大这篇,自以为站在了情怀的制高点上,无处不透露着“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迂腐气息与假清高。
公立大学是和社会一起发展的,清华也好离清华以南约3.5公里处的学校也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谁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一目了然。
轻轻巧巧的一句“说得好听点,军工技术很厉害", 抹煞了多少两弹一星元勋乃至后来无数文章作者口中的“工业党徒”的青春热血和心甘情愿的寂寞岁月。
退一步说民用技术,文章作者眼里的民用技术恐怕只有炫目的四代苹果,可去了解过我国“工业党徒”为3G、IPV6付出的努力?
冷眼看来,作者身为“情怀党”摆出制度技术 ...
LIANGYE 发表于 2011-4-28 23:31

制度和技术都要抓,肯定比只重视技术要对啊。
我贴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很好的观点:
从理论上而言,制度立国更多地基于分配,如何将饼分好,技术立国则更多地基于生产,如何将饼做大。

只有分配合理了,做大才有意义。要不然,就都喂了狗。

btw. 工业党徒为IPV6、3G付出的努力肯定比不上对GFW付出的努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隐私提醒:
■拉群请前往同学同事飞友|拉群结伴版块,其他版块拉群,帖子会被自动删除
■论坛不能删帖,为防止被骚扰甚至人肉,不要公开留微信等联系方式,请以论坛私信方式发送。
■特定版块可以超级匿名:https://tools.1point3acres.com/thread
■其他版块匿名方法:http://www.1point3acres.com/bbs/thread-405991-1-1.html

X 关闭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